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一个叫盈盈的小女孩  

2017-05-03 09:3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到那小丫头是周六,其它时间她上学,周六扶贫日,我们去的时候她在。


院子是人家的院子,他们租了一间当住房,一间十几平的小间。第一次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一张一米五的床,显得空间已经很紧张。只是那小床两个大人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也不知晚上怎么睡。前段时间卖水果的男人拿回一张别人搬家不要的小床,支在那床旁边,房间更显逼仄了。屋外是房东的堂屋,光线被挡住了没法进来,房间内显得灰暗。

我与我的结亲帮扶对象在说话,只能简单问几句她点头或摇头示意。她头脑不清楚,说不了来回话。她老公头脑清楚,嘴巴说不清楚。他们是一般意义上的残疾人。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没女儿看着灵醒,木讷着不言语。女儿叫盈盈,与一个小女孩快活地在房间内嬉闹。

房间拥挤不堪,脏乱到无法注视,没有床头的木板床上褥子胡乱横陈着,做饭的案板厨具摆在进门处。床是房间里唯一的家具,衣服皱成一团被胡乱堆在各个角落,整个房间发出阵阵异味。

见我进屋,盈盈支起小脸看我。她头戴红发夹,头发梳的齐整扎着小辫,很是可爱的样子。我在逼仄的房间寸步难移,盈盈不停帮我拿开脚下的杂物。

问什么她皆代替作答,聪明伶俐。

我有点恍惚,这情境与那小脸,实在难以相配的。没有门帘挡着,房间内一只苍蝇飞来飞去,飞到她头顶了,孩子没在意,可以想象过段时间天气再热些,还会有更多的苍蝇,她早已习惯了,何惧这一只。

盈盈十岁,大她两岁的哥哥眼睛盯着一个地方,总也归拢不到一块,不怎么言语。盈盈在房间钻来钻去,在逼仄处跳跃,发梢跟着一起一伏,少女的活力尽现。


早晨的太阳光已到了门口,灰暗的房间里,只它是新鲜的。如果有感觉,也只它有感觉。那光或在疼痛着。生活惩罚着一对残疾的没有多大本事的男女,惩罚着他们的儿子,也在惩罚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她笑着的样子很是可爱,这是原本该有的模样,却被命运窝在了这个地方。

十岁,该会爱美了,那发夹与小辫就是美的体现,它们是盈盈灵动的心绪。

在肮脏的床头,在黝黑的灶间,在皱巴巴的衣服堆里,在逼仄的角角落落,小脚起落处,她起没起过失落?

与社区包联同志一起贴拿来的宣传图画。图画是白底配素淡的色彩,画上写着新的扶贫政策。打开的时候,房间亮了一些。墙上长久烟熏迹脏迹斑驳交错,被画遮盖的地方发出不一样的光出来,成为整个房间的最新之处。

她抬头看着我,笑而无声。满屋就只有她的笑脸了,那笑也使得刚被打亮的宣传画黯然失色。

我忍不住要看那脸,一个十岁女孩的喧腾的小脸。我看的时候,那脸更红晕了,红红的,更好看了些。

想到含苞欲放,貌美如花,娇艳欲滴,楚楚可人,如花似玉.....幽暗窒息的房间,霉味、异味不停飘起来,很难将这些词语搭给她。


带来的表需要女人签字,她不识字也不会写。盈盈跑过来,蹲在小板凳上一笔一划认真写上她母亲的名字,字体稚嫩,却很硬道。

屋外墙角堆起老高的旧衣物,该是他们这些年穿过的还没扔掉,几乎快成为虫子的窝了。盈盈又与哥哥与伙伴嬉戏喧闹,不时发出笑声,着迷到他们的游戏中。

想我丫头十岁时候的样子,我给她穿戴整齐像个小公主,也这般笑着玩耍着。只是眼前的盈盈,仿佛活在世间的另一个维度。我无法分辨这样的属性,无法定义这属性给一个成长着的女孩带来什么样的冲击。或她出生那刻起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再长大些,也不会成为她成长中的缺陷。只是,再长大些,女孩的敏感、意识和情感更浓厚了,比起其他的孩子,她会不会有自卑出来。我宁愿她接受这生活的暗处和弱处,即便努力了还无法打破,也不会成为长大的屏障。

她与她的现在、未来默默共存,我看不见她的未来,未来对谁都不可知。


耀眼的阳光照射出大片大片的碎波澜,几点微光有规则地跳跃浮动着,一切看起来有序而充满生机。

我站在阳光下,长久的,企图掩饰自己的脆弱。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