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请君入瓮,实属无奈  

2017-03-09 17: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议室在三楼中间,两边办公室与它形成九十度夹角,我们办公室在夹角的一头。这几天会议室很是安静,一想,北京开两会了,刘欣梅(化名)不知又去了哪个火车站,或哪个汽车站,每年这几天,她都是最为活跃的,今年也不例外。

刘欣梅是我们辖区长期的上访户,从我进单位那天就知道她了,她比抗战时候英勇杀敌的八路军战士还机智顽强。十几年如一日的走在上访路上,从不停歇。最近几年,她将根据地驻扎在了办事处会议室,摆出一副深入敌穴的架势,举着坚挺的手臂,如同所有长期上访户中的平凡一个。

平日里三楼会议室窗户打开,风将外面尘土吹起又透过窗户吹进来,围成一圈的办公桌上时常落有厚厚的一层尘土。每周召开个领导会,偶尔接待一下来宾,用的时候提前打扫一下。西南角一字排开三把椅子,那是刘欣梅的床榻。至于晚上她如何在那三把椅子上睡没人知道,一圈的办公桌尘土依旧,似乎她在无形中证明给我们看:她只据守墙角那块阵地,别的也不稀罕。夏天时候那块阵地多出几个黄瓜,几个西红柿,甚或几把瓜子花生的。会议室因为她而有了长久不散的怪味。她每天据守着,严阵以待。

在楼梯碰上,她会问你一声:来了?面无表情,木木的声音搁歇在楼梯拐角,好像不来自她口中。偶尔还没走上楼梯就听她在楼上絮絮叨叨地骂个不停,很是难听。不用猜都知道又是谁不经意招惹她了,或一不留神说了“刺激”她的话,说在当面,或在背后被她“机敏”听个只言片语,整个楼的人都会遭殃,她会伶牙俐齿骂得你找不见八辈祖宗。就对着你办公室门口骂,对着你脸骂,被哪位同志或领导相劝后,边骂边诉说原委,都是不着边的由头。所有你认为的鸡毛蒜皮的事都能让她上升到侵犯尊严的层面,比秋菊要的尊严还要严谨郑重。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免得炸弹爆炸伤及自身,这样我们安静她也安静。

她在会议室,卫生间,偶尔几个她认为熟识的办公室,每天来回地转,好像成了我们单位的一份子。

我们办公室门正对着卫生间,卫生间水龙头的水时常流着,她弯腰站在那洗手,不停地洗。有人接水,她闪到一边,人走后她继续洗,能洗几十分钟。身上那身衣服不经常换,异味比卫生间还重。我眉头皱皱,无奈地关上办公室门,任门外水龙头的水“哗哗”响个不停。

我隔壁办公室门口有天早上积了大片水,有同志边清扫边大声问:哪个干啥了弄出这么多水来?一连问了几声,只见刘欣梅从卫生间出来,笑着说:哎呀是我,我昨晚洗头不小心倒的。哪个洗头脏水不倒卫生间反出得卫生间倒到对面门口,不嫌累啊。都听得那是谎言,她有些自得的笑也证明那是谎言。问的人听的人都不再说话,瞪她一眼,算作庸人自扰。定是这个办公室哪个人又无意中招惹她了,受了她的报复。

有时候她会在值班时候来客套几句,你值班啊,现在几点了的话,然后拿起值班室电话打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言语多是:***在不在,什么时候去啊?开始时候我还理她,只是她会絮絮叨叨说给你很多她去什么单位说事哪个同志对她言语不敬,她要想着再去市政府告她的话。每每告的人和上次都有所不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点对她说了让她生气的话,她觉得义愤填膺,捶胸击腿的将事件原委统统给你说个遍。有次我心平气和地听她说完,好言语劝她回家好好过日子,放下心里的怨恨,平心静气找个事干。又举例社区里某某某摆摊每个月挣不少钱,维持家庭基本生活用度还绰绰有余。见她还能听进去,再给她讲:怨恨是心魔,不能陷入怪圈不知回头。日子每天都在继续,耽误的都是你的日子,一去不回了的。我还继续说着,她冷不丁插一句:区法院那谁你认识不,上次我去法院他给我说了难听话,共产党就养了这些烂干部啊,我非去告他不可。

我一下无语,悲哀地发现想靠一番道理说服她简直痴心妄想,她就不是一般人。

这个不一般的人朝着一个她认为的义正言辞的方向前进,时刻准备着迎击敌人捍卫自己的权益。时刻举着不被侵犯的钢盔,告诉这个世界不要招惹她,她一定要按照她认定的模式走下,这是她一辈子的使命,即便迷雾也不返航。

她偏执、怪癖、精神失常。这个结论又不太准确。因为每次上访稿子逻辑清晰严密,丝丝入扣,字又是一手好字,给别人分析起她认为的道理,没人说得过她。脑子装很多的事,很多的人,随便舀起就是一瓢。但是从她上访那天起,她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了。一开始她是惊弓之鸟,毅然捍卫着人之尊严,慢慢的遇到更多的层层的人,什么法官院长,什么县长市长局长,什么人都无法满足她的要求,她只能越过无法满足的那一级级直接到北京。奢望一纸指令下来,压到一级级官员那,给她解决个什么问题。比如前几年公租房分给她了,又说没钱装修,又要政府给她装修,没有满足,直接就住进了我们三楼会议室。如今,属于她的公租房倒还在给她空着。她除了上访哪还关心家不家的啊。

她完全忘记除了上访之外她还剩下什么。因长期上访孩子老公都不理她了,家没个家,亲人没个亲人,她在孤独的上访路上只有残破不堪的过去和未来。

只是她没觉得残破不堪,哪怕她一年四季穿着同一身破旧的带着怪味的衣服。

 

昨天领导在会上说接访的同志最近很是辛苦,在某个车站整整一晚的守着。

或刘欣梅冷不丁的从哪个车站冒出,间谍般蹿上车。又要有人去北京领人了,从上到下,又会被挨训。

还不如让她继续将单位视为根据地,也好知道她的行踪。哎,引君入瓮也是万般无奈之一招啊。

 

201739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