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堰坪之春  

2017-03-29 21:2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地方让人不断有前行的欲望,一个原因是它具备足够的吸引力,另一个原因是我们的执着,最不济原因是这个地方距离相对较近。堰坪是具备这三者原因的。

春天油菜花该铺排开来了,我似乎也看见了它的样子。路上出了点小插曲,导航开始就输入了漩涡镇,走了四个小时才发现路线不对,不过汉漩路,而汉漩路是以往的路线。重新导到汉漩路时又被告知山上积雪不能前行。或绕道石泉再到堰坪,或原计划作废直接返回。实在是自然铺就的那层层景色太美,决定绕道石泉,天黑前应该能到堰坪。石泉一路正在修路,据说修了两年还没修好。刚下过雨,车行泥泞中,不停见大型机械在路上整修,坑洼不平。难得没有坑洼路段却沙土弥漫,扬起的尘土厚的不见前方人影。路况极差,对安全性技术性都是极大的挑战。好在哥的铁骑已踏出三万公里的里程数,那些数字让他有足够能力策马扬尘,在坑洼起伏中赶往目的地。

七十公里的路程,硬是走了三个小时。到时已是晚上八点半。而这时才发现,原来第一次设置的目的地竟歪打正着避过了这一切不顺。如果中途没幡然醒悟更改路线,会恰好绕开积雪走一条更近的路,怕早已到达了。

想想生活本身就是迷局,有时看似清水复山重,实际却是风云万象,冥冥之中早有天定。我们一路将风景寻觅,又被风景追着不知所措,好在殊途同归,不明了昭示也罢,明了昭示也罢,人生往来,所经一切都在积累中,静静流香,回过头,各有各的不可缺失的颜色。

夜晚的堰坪星朗月明,车窗外满是清新之气。车声过处,山谷传来幽静回音,空气如清洗过一般。风在一点点淡去路上的尘埃,心也安静下来随了天然清朗的別境。

曲径通幽处,人家灯火细数如萤,弄影飘忽。车灯过处,偶见开放的油菜花,敛了流光沉静在山道,山径一缕风过,新鲜的清幽从两边从你看不见却能想见的潮湿角落悄然蒸发。

万籁俱静,堰坪沉静如幽谭。

寻得住处,家中炭火正旺,五十多岁的嫂子给我们下了饺子,切了她白日刚挖来的鱼腥草,就着炭火,吃着很是味美。一缕清风,一袭澄辉,外面草丛中,还有不知名的虫儿低吟浅唱,也算惬意。只是休息后才发觉山间清冷,盖了厚厚的被子依然冻得浑身冰凉,整晚腿都不敢伸开,蜷缩之下,心是即将被美景洗劫一空的期待。

晨起五点半就起床,到山间观景台时六点,堰坪还在沉睡之中。一轮清月,映着平和宁静的山间晨色,好似人间的浩荡风云皆在了远处,穿庭出世之感。

人家灯火在山底明灭闪烁,整个村子清净独立,端然若素。月是一样的月,在这里却有着斜逸的缥缈,泠泠之色,缭绕在其中,化也化不开。白墙青瓦的宅子,在月色青烟下,平和出生活素淡从容之态,静静地搁置在光阴底下。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很是清冷,我们跺脚搓手,看云雾一点点从远处漫洇而来,用沉默的方式静拢住白墙青瓦,淹没了苍树田垄,好似谁在更高处轻点一滴淡墨,漫与散,皆是逶迤肆意的方式,瞬间了事。

我们是期待这雾的,它像堰坪一道天然的秘语,自带朦胧的意犹未尽的意境。站在其间,看如画的美景被缥缈着打开,又缥缈着覆盖,远方的苍茫,近处的人家,泛出恍惚明净感,一切都在悄然无息中。

轻雾被撩拨着时而轻舞,时而沉陷,来来回回,心已是澄澈了多次。清冷之下,万物清逸安然,孤独虚幻,而又湿润淡雅。

心一次次发出轻叹:这单纯的诗意般散淡的美呵!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很少在凌晨这个时间段起床,在堰坪,这是上天特赐的殊遇。看光线一点点被打开,以薄雾笼罩的方式。万物沉浸在湿润清灵中,红尘之事皆在遥遥烁烁中流去。轻雾尘封住清寂,又漫洇出飘逸。斜枝与白墙青瓦缠绵,清逸之态在眼睛中闪摇了一次又一次。

李清照诗说: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轻雾拢住春,又流淌出春,泡出堰坪不一样的味道出来,恍然之中,岂是惊破可以道尽的。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光线自东边山间一点点被徘徊萦绕着打开,光线刺破万象,却透不过轻雾,只能弥漫其中。村落树木以优美韵致之态与之相映,诗意其中,又像是无意被遗落在此,有了孩童般明净的孤立之势。轻雾,涵盖无法抵达的边际,又创造暗与美的事物。阳光下,它在悠悠晃动,村落时隐时现,如同其中荡起的波纹,清丽深邃。

我们静然无声,小心翼翼。

生活在侧,又仿佛离的很远,万物如同新生。我们与万物的关系,何止一层薄雾的距离。在无限沉浸中看天地升盈出迷蒙的光辉,将自己静置其间,哪怕陌生的存在,有一片影,是自己,也是满足。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远山、村庄、轻雾,阳光下现出惊奇的光彩,铺陈成一片。此刻,这里是被时光静静放置的一个角落,轻雾是遮住它的戏剧化的白纱,高远清绝之美。

轻雾撤离之处,显出逼真色彩,通透,清明,不可一一道尽。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七点二十到八点多,几乎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浓雾从四面八方集聚而来,一点点将万物笼罩隐藏,笼罩住山体,笼罩住自山体而出的太阳。太阳热烈的庞然身体经不住云雾的抚摸,软弱般退缩了回去。云雾搭建起了一个舞台,当万物被阳光短暂轻抚拥抱后,云雾又匆匆拉上幕布,吞没一切,自然而率性。

这个过程中,沉浸其中的村庄无有意识,散落村庄的人无有意识,或他们早见惯了这一切,不说罢了。只有我们,站在高处,看了个了然。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花朵换上了艳丽粲然之衣,以清晰之姿展示它的存在。它接受了自然的慷慨,骨子里心领神会,薄雾赋予它散淡轻盈的质感,故而比其它地方的花更有了通透,不然必会羞于站在其间。

好吧,我承认,我描摹它的时候有些矫情,都是那轻雾惹的祸,竟让这矫情也浑然不觉。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老旧房屋与新居穿插其间。现代气息一点点浸没着远去的光阴,过往从枯朽的门板上,从斑驳的泥墙中透出来,哪怕“坐拥汉江三千里,背倚秦巴十万山”,似水流年里,一切都是过客而已。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花影古屋,花影是古屋发亮的眼睛,古屋是花影深处的孤独。光阴下,它们联结才显生活的饱满。而古屋在逐渐消失,仿佛尘世中的一场幻觉。但这一刻,有花影相伴古屋并不孤立无援。

古旧与新鲜的对立存在,现出尘世的变幻不定,这也是它其乐无穷之所在。

有人挑了山货在卖,都是自家产的或山里挖的野菜。身影盘旋在山路,谁都不曾将谁辜负。

 堰坪之春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吴家花屋位于茨沟村,以前是地主的一个老宅子。是吴正恩从咸丰十一年(1861)春动工修建,历时三年多,到同治二年(1863)方得以完工。花屋是老式的样子,翘角雕琢精巧,木质窗棂寓意吉祥。这里曾升起朴实的烟火,乾隆年间从湖南辗转到此的吴家人几代传承,青天下瓦当厚重,诉说着曾经的辉煌与岁月中的沧海桑田。

门票20元,从门外已窥见了其容,又是修缮后,它的过往沉落在风尘,风吹过瓦当如同时光流淌之音。一贯的意兴阑珊,抓也抓不住,不近去惊扰也罢。

无恙擦肩,是生活最终平静无波之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