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2016-06-24 20:0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晨起,世界已醒,我们在它苏醒的饱满意识里俯视,堰坪的经纬被光线慢慢切开,纤维组织一点点裸露面前。躯体内对于世界的热爱,在重重美景的释放下无声分裂出无数个缺口。

     去凤江观景台的路上,需抵住两边无数个景色的诱惑。说是凤堰梯田,就必须要到凤江这边看看才算完美心中对它的定义。尽管昨晚那道晚霞没能证明今日是个好天气,但两边景色的秀美却是阴天也遮不住的。

     轻雾从山间氤氲而出,远处的山峦似现未现,又经昨日的雨水灌洗,洁净通透,变幻多端,充满的仙境的色彩。

     最美的一面毫不吝啬呈现在面前,如同幻象,幻象之下,一切无解的生活谜团沉默凌迟。

     虽雾气让这边的景色依旧如诗如画,但梯田规模与板块结构远不如堰坪,我们又匆匆返回堰坪。

     雨后的山体,散发结结芳香之味,偶有粗大树枝被昨晚大风劈倒折了横在路上。有早起的山民在收拢归整,寨子里很多人家的门前都堆有柴垛,这下树干被拖回家用作柴木,这是山里人家最顺当直接的燃料。

     整个山间盛满了清凉的微风,闭上眼睛,整个人都是舒服的。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随便拐入一个寨子都是一次邂逅,这是沉没在青碧中的尘世烟火。

     和上次一样,我们驶过这些房子,晨雾沉寂了喧嚣,只留隐匿在群山里的证明生活继续着的色调。也同时隐匿了我们的车声,我们是无声息的路人。

     起伏在山谷里的翠绿连绵成无边的寂静,又随袅袅之雾升起。轻雾将远处近景氤氲得柔美,艺术。幢幢随势而建的房屋,大片错落有致的田快,大片飘逸成仙的轻雾,组成一个自然村落,与满山翠绿相辅相成。风吹得墙上的旗帜飞起,和谐生姿。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重返回堰坪村的时候,厚厚的雾气不但没散,反倒更是浓厚,天气阴沉并没有放晴的意思。在山中,天气预报是不准的,传统观测气象亦是不准的。从村子西边的观景台上去,一块块版块躲在轻雾底下,曲线构成的图案洒落孤独。吴氏族人,在命运的田块插下希望,收获希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雾气从山上蔓延而至, 整个村子陷落在它的浓厚包围下,如果有日出的希望,我们倒愿意等待,这浓得化不开的雾倒也不失其美。仙境堰坪,每次来都不一样的景,也多亏了昨晚那场暴雨,加重了山上的湿气,一切都如幻影。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山上,村民牵了耕牛在耕地,这一幕让我想起小时候村子里的耕牛,几十年没见这样的场景了。

     各家几分的稻田就是这样牵着耕牛一点点耕出来的,对他们来说一生见惯了的生活,对于平原的我们,却遥远的回到了从前。特殊地理位置下的耕作环境,简单,而又局限性的农耕时代的美好。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雾越发地浓了,它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同时也比我们想象的要美很多。仿佛天地在放映一幕无字电影,浓雾以侵略的方式成为独一无二的主角。它不断逼迫你接受它,蔓延荧屏的容量大的惊人。你醉的不想换台,也不愿离场。

     雾越来越逼近,浓得没有什么能化开。这时候阴沉的天下起雨来,晨起的太阳今天离我们是愈发远了。早来的那对夫妻收了相机诙谐地说,完了完了,看来今天我们人品差到家了。

     雾在表相底下不动声色,让雨看起来又催情又另类。如果雨能将雾气冲散,也早过了太阳初起拍照的最佳时刻了,那这个雨后的早晨倒也没有多少看头。

     看不透内里的天,努力地让镜头接近它的实质。村落,梯田,树木,远山,都陷入其中,缭绕的灰色天际与沉陷下去的整个堰坪,一切仙境得多少有些不真实。

     浓雾发挥出巨大的包容而又压抑的力量,在它的一点点的包围与圈压之下。所带来的呈现也是很吸引人的。这吸引是阴沉沉天空下让人柔软起来的理由。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犹豫着回不回家,原本打算今天就回去的,车子需要加油,回汉阴再做决定吧。倒庆幸这点犹豫,接下来的盘旋山路看见了这番奇异的景。

     我们从山底一点点盘旋而上,雾气跟着我们也一点点起伏,庞大,攀升。慢慢地,浓雾像覆盖了整个凤堰的山体,混淆了天与地的界限。伸手就能触及它,它漂浮在我们身边,却又触摸不到。底下清晰的村落已变得天与地之远,镶嵌在山间的风景刹那间杳无踪迹。没有雕琢,不见修饰,轻袅的雾一点点封锁了人间。你站在山上,看它由远而近飘至,像云层一点点铺展在脚下。将繁杂世事隔阻,你在写意的云端遨游,有了独立云霄之感。

     几欲停车看云海涌动,奇妙之势,却山路蜿蜒,转弯处来路不定,安全感让L欲停不能,只能疾行往下一个观景台。但见云雾攀升蔓延,我们车在山间疾驶,更多的雾气从底下聚集,汇拢,和它赛跑一般,就怕一个愣神功夫它超越我们。 更多的雾气从底下聚集,汇拢,山路消失在云海之中。云海之上,阳光是另一种模样,它在云海上面流淌,琉璃之色。

     湛蓝的晴光下,云雾醉染山间,过尽万千气象,怎一个感慨了得。

     我们是醉了,决定推迟一天回去,等着看日升日落的堰坪,也不枉这浓雾曼妙下的风情万种。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从中午等到黄昏,看夕阳照在田里,劳作的人影在镜头下变得渺小,自然妥帖地存在于这片狭窄的天空下。人家的住处与梯田相映,空气中浮动万物拔节的呼吸。稻苗以把为单位散落在各处,下过雨的天地更是一片湿润,让人心安。田块之间土梁上杂草旺盛繁茂,那是为了防止水的流失故意为之。

     夕阳下,世界变得柔和有序,无可指责。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想起一句歌词“蓝得可以掉下眼泪的天空”,这是绿得可以盛下感叹的天地。又有一拨游玩的人上了观景台,听他们发出慨叹。至少,这是属于堰坪此刻季节里的真相,它以线条流畅闪耀光芒的生存质感,在我们的瞳孔里,得以尽显。

     人走在田块之间,像孤独中流逝的景。昨日我也下去田块中在泥泞的垄畔走了一遭,挥动衣服的时候,觉得和周围色块完全格格不入,像极了虚构的情节。只有劳作于此的人,才会本身作为标本一般,不带任何虚浮色彩的点缀。无声无息地被吸纳,达到万物归一之境。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阳光在告别今日之前洒下最后一抹耀眼光线,对于这样的美,我们没有理由不再怀念,明日继续是个多么好的话题。梯田,房屋,翻着这一日最后的静默纸张,将岁月沉淀出静默而又韵味深长的芬芳。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因为晴好,这一夜的堰坪像极了一首欢快的田园乐章。星光下围着圆桌吃着贤淑的住家妹妹做的家常三菜一汤,蛙鸣声声从旁边的田地传来。几十年了,再次重温儿时乡村熟悉的夜晚,我与L满脸的幸福感觉。

     凉风沿着村道缓缓铺开,村里的夜晚少有人声,一片寂静。舍去浮世,繁星明月清风,百年来,流转的不变的村寨清音,守着吴姓人家,世代明净淡泊的人生。

     空气中湿润的潮汐在涌动,小伙子的父亲端了茶杯与我们坐着乘凉,L问老人在此置块地盖屋居住大概多少钱。无可置疑,星空之下,万物之中,洁净宽敞,令人愉悦,令心安妥,获得安宁与休憩,这里是安居的好地。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晨起4:00就爬起来,不到5:00来到了观景台,昨天那对夫妻竟比我们来的还早,笑说我们起的太晚了,错失了很多美景。

     也是,远远望去,堰坪还在沉睡,却浓雾从远处山体涌至而来,因为晴好,一派迷离逶迤之意。云雾轻薄优雅,整个堰坪,成为一帧无言的背景画。此刻,这里最美的颜色叫做苍茫,苍茫之下,静谧的绿,沉淀的白。让美的定义失去了色彩。云海浮动,世界的边界很小很窄,盛着盛大的空茫,四下游动。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由远至近,它蔓延至周围山峦,所有一切都遁迹。这一秒的景与下一秒完全不同,一瞬就是恒久。

又幻化无形,远处凸起山体的一部分更像是仙境中的蓬莱,显现它的一点点似真似幻的面目。分分秒秒的变化,显现天地造物者之神奇。需要何等的气韵,才能变幻出如此盛景。加上刚上来的一个资深摄友,景观台上的一行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这薄薄的一片雾景,难得如此完美的契合。

     镜头前,我们迷醉欣喜的表情如出一辙。

     这是最浪费快门的时刻,但是我发誓,每张镜头下它们的景色都会不一样,都是极美之景。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这短暂的邂逅可能只是今天,于我们却是一生,它没有重合点,只在这一刻。那个资深摄者来这里拍了几年,他言每日都有不同的景,每日都有惊喜。

     世界已完全醒来,堰坪像是似醒未醒,浓雾涤荡起一套繁厄的程序来让我们领略极致之大美。似乎极致这个词语在我最近游记中频频出现,对于一个很容易被美俘获的人来说,它是个宽泛的词语,它来自心的动容,与景倒没多大关系。

     房屋,树木,山峦,对它的叫嚣置之不理,任由它横冲直撞,它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更加不得收敛。这样让一切变得更加神秘,更加美而有趣。

     看台上的我们为之迷醉,居高临下之下,雾与山,雾与光,实在相配。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太阳刺破雾霭,所过之处,万物沾满灵光。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却雾也更浓了起来。不同的是,阳光下它变得更为清亮。所有颜色一一收拢,光影与万物细密地亲吻彼此,吻过处美的活力瞬间绽开,然后定格,让你有了膜拜的冲动。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像隔绝世相的屏障,所过之处,只想告诉你,天大地大,空无一物。

       线条依旧流畅优美,水田中涌动雾影,角落里闪跃仙境的光斑,雾气,更加重了纯度,朦胧中划出清纯线条。

       这一刻,我们遇见的,就是被称作最短暂的却也最轰轰烈烈的韶光吧。山上,草木,石块,流动微光,闪闪发亮,空气湿润清新。单纯,洁净,热烈,初醒,这些词语融为一体,复杂得让人眼晕。


诗画堰坪(之二:误入云雾之幻)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相机记录下刚才的精彩,万物是主角,是清明光阴里隐藏的琢磨不透的美丽。待到阳光升起的华丽隆重登场,相机便会收起,如同人,永远只是神奇自然的旁观者,无端的纠缠,只会带来惊扰。

     堰坪人继续他们的生活,他们在惯常的情境中轻松自若。时光的风烟里,命运酷冷却也如常,纵使贸然进入的我们久久沉浸其中,终究不过是匆匆的徘徊客。

     不须辞别,不须回眸,尽头山影花丛,如此殊遇难能可见。

     秋季,我们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