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诗画堰坪(之一:误入雷霆之色)  

2016-06-16 16:5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画堰坪(之一:误撞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上次去堰坪住的那家妹妹微信说稻田已经灌好水了。本打算端午过去的,怕迟了没看到预期的景了,谁知到了发现这个点已算迟的了。
     车行山路,两边一晃而过的广告牌上,黄昏暮光中的梯田闪烁迷人色彩,高低错落的梯田以错位的空间感排列构建,线条构成轮廓,弥漫谷底。
    盘旋的山道蜿蜒迂回,前几天的雨松动了山上的泥土,掉落的山石与粗大的树枝挡在山道,车子避让过后会有戒备,怕一不小心一个石块落下来,那是很危险的事。蜿蜒的山道隐藏曲折幽密的路径,充满刺激与挑战,L有着驾驶的飞行般快感。路上处处美景,而这样为这份美而消耗生命,是心甘情愿乐此不疲的事。
     山间村寨错落,相比城市的高楼林立,山里的房屋闲庭信步地依势而建。偶见一处人家的房屋独立在山头,古旧的木头横梁,古旧的泥土外墙,如同古旧的光阴。骑摩托车的年轻人飞快而过,穿着时尚。老人赶着耕牛在摩托一过的清尘里走动,淳朴而悠然。这是被大山隔绝的汉阴,它的线条和轮廓,以远离人群的端庄和单纯感呈现。

诗画堰坪(之一:误撞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可见清澈的山情,又见天地人和的温润民俗。一路盘旋,一路停留,仿佛跌进诗意的漩涡。腹部的葱郁加上背脊的弯曲的沟壑,说它像背着万道沧桑行走在森林中的乌龟也不为过,身躯阔大如沟壑延伸,面容葱郁不失经年本色。
     已是午后时分,却山间烟雾缭绕,一幅水墨飞天的模样,揉碎了看者的眼。
     阳光顺着山的滑梯节节而下,遇到轻雾染了色或为轻蓝,遇到山体变为暖绿,几种颜色在纤尘不染的山中不断变幻,坠在盘旋的山路,顺着山势,悠然飘落。

诗画堰坪(之一:误撞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白云跳跃着腾向蓝空,抽象的写意从空中碎碎洒下。
     行走山间的人都晓得,白云是山形影不离的情侣,更别说这里群山环绕,山势早收拢了喧嚣不已的各种声音,山雾的蒸腾随时雾化成轻云,喷薄水汽顺势升腾,又随风缓缓曳动开,平稳而妥帖。
     所以,再强劲的太阳也不用害怕它的威力,空气中光阴成霜,树影行走如歌,哪来的热气?!

诗画堰坪(之一:误撞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一路走走停停,美景不断。到堰坪时候下午5点30分左右。明艳阳光灌顶而下,顶着烈日登上山头,一眼望去,梯田像开在山坳地面的盛大流年。一池一池的水田里,稻秧盈满嫩绿,周围建筑物掩映其间,还算般配。
     山上工人正在搭砌观景棚,比上次来的时候多了一层观台,多了一间景棚。这个暂时还不被更多人知晓保有一丝丝原始风味的地方,不久,就会多出更多的商业气息。心底不由一声叹息,这罪过的美啊,对它暗凌威慑的,是人类。美景在不被人所知之前,才可称为美景,这话不假。

诗画堰坪(之一:误撞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独特的山体地形造就独特的立足根基,顺山势而起的播种让一切变得有趣。
     这里的祖先是清朝乾隆年间自湖南迁居到此的吴氏族人,代代相传,依山而建,历时一百余年。
     村里现在还依旧保留有原来的老房子,不过已是朽落的模样。高大的木门槛承着岁月的高度,高的大气,高出曾经的气派与辉煌。年轮风蚀的门环还在,斑驳的色洞,涵盖历史的点滴。
     据此推断迁居于此的吴氏族人也是大族,曾经因为被流放还是其他缘故不得而知,抛了浮名却是一定的,归属堰坪这个世外桃源,虽然梦断潇湘,却也守得半亩梯田,风烟俱净,清雅隔尘,日子倒也安逸。
     2015年,堰坪获“中国最美村落称号。世事纷繁,吴氏族人将百年的传奇做成了真,这景便也成了真。

     诗画堰坪(之一:误撞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上山的时候就隐约听见雷声,雷声更响的时候天渐渐暗了下来,蓝色天空几番挣扎着随即被起舞的乌云遮住。
     天气预报说是晴天的,看来山里天气不能光看预报,这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真是始料未及。乌云渐渐四起,天空如同巨大的黑幕,雷声落处,团团黑云争相涌动而至,在天空争鸣般飘散。
     此刻天际,是一尘不染的变异巨兽,眉间盈满愤怒。又如同壮观绝美的灵体,充满与雷霆相互匹敌的力量。
     四下里,树木与青草在猎猎的风中卷动,像无助的孩子,又像自然特意安排的自相残杀,呼呼之声足以证明完全具备与暴风雨抗庭的实力。一切充满暴雨来临之前的气息。
     极致天气必有极致好片的。对于喜好摄影却也不入流的爱好者来说,这样的极致天气我们是欣喜的。L架起支架,天空瞬息万变,一秒中的事。
     又见四个摄友上来了,两男两女,欢呼着将相机对准头顶张牙舞爪的乌云,咔嚓声表示已阅。极致的天气令他们摄欲大增,魔幻背景下天体呈现真实的黑白两色。
     豆大的雨点落下来,打在头上,身上。狂风呼啸着与雨点融为一体,如同一幕奏响的摇滚。冷意渗进毛细孔,但没人愿意下山。大家都期待大雨过后会有夕照光芒万丈,再说什么时候与大自然贴这么近与暴风雨贴这么近,这简直就是末日来临前的美国大片的感觉。
     我们缩在刚建起的景亭里,心由最初的狂澜慢慢回复平静。青色的稻田躺在暴雨袭击之下,发出“噼啪”之声,深邃而颓废。
     大雨持续一个小时没有停的意思,不会再见夕阳了。不过雷霆之色已让所有景色黯然失色,这一趟也是值了。

诗画堰坪(之一:误入雷霆之光)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已和上次住宿的妹妹联系好,因她去外地,特嘱咐嫂子接待了我们。她们两家共建一处,共用一个楼梯,两层楼房,男人出外打工赚钱回来盖房屋,赚多少盖多少,一点点盖建,现在基本是盖好了,却二楼因为钱的缘故没住人的房间窗户的一面还没安装。从敞开的窗台望出去,因暴雨全村停电的村落,近处远处的景都成为仅能辨别的景。
     雨中的近距离的梯田又是一番风情,一处处田块里的水洼呈现不规则形状,硕大雨点打在稻秧上面,似乎能听到清洁的绿意在水田里攒动的声响。其实不过是大雨击打万物的闹腾之声。
     说是闹腾,是相对天下雨空谷的宁静悠然而言。其实雨水很多时候是陷阱,透过雨雾望出去,堰坪的灵魂深处仿佛又藏有另一个灵魂,你欲想进入,欲出不来。
     会以为,人生,只拥有一处田畔,足矣。

     山里人多质朴,三十多岁的清瘦精干男主人领着我们楼上楼下的参观,给我们介绍屋后的山。听着雨声,想象他们用三个小时从一个山顶到达另一个山顶的快乐,想象他们在这度过一个又一个年岁,不争不取,契合而不可分。
     暮色渐浓,雨点时大时小。山顶一团轻雾袅袅升起,弥漫而出,L抓起相机就已出门。我以为他只是去了开阔地方拍几张薄雾片子,谁知竟开了车去了山上观景台。隔着雨雾,隔着距离,他只手执伞,只手拿相机,拍下这幕雨中天边的霞光。我没见那一幕,只听他说那霞光很美,从黑云中跳出,彩虹般清美的弧度。却只一瞬。
     站在身边的男主人小伙子望着正在山上拍照的L的影子,”没想到大哥是去了山上拍照啊,不然我跟着他上去帮他撑伞多好啊!“
     听着他的自责,站在堰坪大雨中的农家屋檐下,眼前渐被夜幕笼罩的山村暗藏一片被隐匿了的景。
     雨中澄澈山峦,正带来一片巨大的翠绿的安静之音。
     今晚,我们用之润梦。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