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2016-05-07 21:0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出行的自己,率性,野性,内心安然。突破了城市中的隔阂,与自然万物,与最初的自己,很容易形成某种亲密的联结。因为不熟悉,有强烈的窥探欲望。而出行又让人脱离封闭城市惯有的狭窄视野,远方,成为心转换的跳板,不再拘泥于平日琐碎的事物。
      汽车在公路飞驰,愈往西,两边山色愈清凉,偶尔眼前闪现大片的灰白。接近兰州城的时候,天色暗了下来,头顶被巨大天幕包裹,天幕四周不断有黑云流泻,黑云朝四下散开,空气中弥漫厚重的黄土味,风从开着缝的车顶天窗飞驰而过。
     茫茫天际,巨大黑云笼罩下,万象变得极致又莫测。这是一种奇异的天象,让人觉得身处一个错位的时空,茫茫黑暗中的这一角如同车外飞舞的尘埃般无足轻重。车辆像漂浮其间的小舟,几乎没有词语可以形容它轻渺的分量。
     终于,在车驶出一段隧道之后,与噼里啪啦砸下来的大颗雨点迎头相撞。头顶巨大黑云瞬间被雨水消融,消融为凛冽之势。水天浑然一体的交汇中,想起12年甘南返回途中行至米拉日巴佛阁,也是这样大颗的雨点倾泻而下。天空一直是最壮观最强大的灵体,强大到引来雨暴,引来风雷,引来翻来覆去供你回味的场景。
     被雨点迷乱的视野中,前方道路变成一面镜子,车与行人交错而过,在镜面划出圈圈涟漪。
     大雨中车辆与行人都有来路去路瞬间不明之感,难免仓皇乱撞。这时候开车有前路被判定不明的岌岌可危之感,我专注于注视窗外大雨,不时发出喟叹之声,L全神贯注紧握方向盘,不敢有丝毫马虎。12年那个夏天,那场大雨中,那场毫无征兆的旅程中,我若当时仔细寻找,曾陌生的这张脸,会看见什么样的表情呢?
     没有答案。那时,那时之后,若蓦然回首,我们知不知道,命运之神,安插了一只犀利的雨箭,在很久很久之后,凛然射出?

     暮色降临时抵西宁,两边丹霞山体愈发多了,连绵起伏丹霞叠影在夕阳下密密延伸,空气中尘埃厚重,灰蒙蒙的,但映到山体仍凛然发光青黛一片。山体下大片还不曾茂密的绿树,提醒着春意稍迟,繁盛花期或正要来。
     打开车窗,凉风扑面而来,夹带有口哨音,在暮云笼罩的城市发出颤声。
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清晨六点的塔尔寺,铜炉青烟散发无边无际的酥油味,缭绕入鼻,丝丝有声。佛以无孔不入的形式让它的信徒得到莫大的恩惠与慈心。
     虽时间尚早,已有不少信众从近处或远处赶来,双手一一拂过寺前广场的八宝如意塔。塔身冰凉青砖上雕刻精细花纹,塔上白灰抹面衬出腰部鲜艳装饰,在曦光初露的早晨闪出奇异光泽。这是佛教信众能想象到的最美。佛的盛大在他们面前不需解释,不需说明,不需刻意。从出生那刻起,已在摩肩接踵顶礼膜拜中消融于各自血液。他们笃定相信,佛穿透无常洞察和抵达一切。
     即使不说话,只是站在广场周围,那种强大的气息从各个角落攀爬出来冲撞你的眼。哪怕只是远远看着,都觉得信仰真是太过强大的东西,清晰而深切地被感知到。而他们,更是日日迫切想与之融为一体,密不可分。僧人与信众,是一个同等属系的灵魂,按早已编排好的程序就位,并依存这个程序,其乐无穷。
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前方阳光照亮黑影憧憧,流动微光下,无数信众以等身姿态在时光的汇合点与佛贴近。晨光过滤掉更多杂质,照耀在他们身体上,肩背,腰肢,手臂,每一处,他们都信已与佛结合,肉身为脱离俗世爱欲而饱满,那是佛界定义的完整。一个一个匍匐下去的身影,我装作若无其事偷窥,长年累月触及硬而冰凉的地面,他们手指皮肤粗糙干裂。脸上布巾缠绕,露出的双目有光出现,这光迎合了前面的光,坚定而温热。眼神深而莫测,完全无视来自外界的干扰与打量。他或她,小伙或者姑娘,老头或者老太,伸出手臂,靠近大地,按压下全身,与冰凉地面贴近而过。起身,稍有停顿,又附身投入硬挺的地面。日复一日,这身体抚触大地,感觉大地,爱慕大地,探索并认知着来自万能佛的能量和大美。
     如同一个沦陷而无比赤诚的游戏。
     前方的光是肉身与灵魂交付的源头,他们信与这道光终会完全相融,佛在心中,在前方,固定而强大。他们如火焰般炙烈的热情佛已感知到,每等身前进一步,都各自做出允诺。这允诺将尘世繁复的苦化作精神的支撑与呼应,即使那是一场永无止息的幻觉,他们目视前方,也不会疑虑停滞。
     前方,闪烁晕染般点点光泽,这孤独的光,漂浮于晨中,在时间的长河中固定成型而永不腐朽。
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天色逐渐放亮,空气清冷浮华渐去,层层渲染过的绕寺路给人以千回百转之态。所见佛堂气势雄伟,雕刻工艺精妙,门楼,梁柱,包括门上纹饰,色彩鲜艳,贵重显赫。佛家的红触目惊心,更显每一处雕花雕刻精美,每一处染色风情万种。这红似是慰藉,渲染了一重重光阴在清凉的岁月粲然熠熠,通透温润,而又隔外来者于千里之外。
     似在告诉你,有了此处的气象万千,才会理解彼处的风物超然。
    一切繁华不过缥缈间,繁华也是终极简单。佛以矛盾对立的存在告诉事物正反两面的关系,似乎这样的理解也是合理。
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我还没从富丽堂皇的外围迷宫中回过神来。L指着与我擦身而过的几辆豪车给我看,夹有雷克萨斯与兰德酷路泽,L说里面全坐着高僧。再前面,一众喇嘛拥着另两个僧人坐进车内。
     一众虔诚的信徒们还在等身匍匐丈量着与佛的距离,他们辛苦劳作一生,将毕生所得献于佛。除了信仰,他们的生活几乎空无一物。毕生心血塑佛以金身,仿佛肉身辛苦所得是通往佛路的接收转换器。佛给予指令,毕生所向成为生命的仪式与象征。
     虔诚丈量与坐拥豪车的高僧,后者如同一枚腐烂之前熟透饱满的果实,瞬间如鲠在喉。
     无疑,坐豪车的是行使高职权的僧人,对信徒所持有的欲望与热情了如指掌,又照单全收。他们在信众联手创造出来的富丽乐园里极度纵情奢靡的享受。两者种种,多么的格格不入。揭示平凡尘世,所有被信仰被跟随被崇尚的一切,都不过终究信服于权威,臣服于安稳富丽的堂皇。
     这里,与远处的尘间一样,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大殿内,信众在礼佛。
    佛殿像一种容器,这个容器是信众确认自我存在的通道,佛的慈悲与信奉者内心的光源吻合,内心的光源在天清地远与世隔绝的佛界更显出迫切急进。佛法在容器里,它将信众洗礼,将一波波信众反复淹没,无论淹没的液体散发怎样的芳香,坚不可摧的容器都日复一日风云际会地存在。
     一个城,一群人,因佛缘聚会。无论是悠然散淡风物超然的存在,还是悠悠佛法普度天下苍生的慈悲,某一个时间点上注定被腐蚀破坏,这是万相必有之程。
     
     阳光烈了起来,四下各处萦绕而来淡淡的檀香,梵音在耳边低回,毫无疑问,这是塔尔寺。西北行散记(之一:塔尔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随处可见穿着长袍的僧人。在人群中,在镜头下,只要他们出现,都有眼睛镜头被照亮之感。不管他们意志如何超越我们所能理解的坚韧,那笃定的目光都映衬了佛家的静穆与庄严。
     或可理解被经文与装饰层层渲染的信众,他们经历和价值观也有冲撞炙烤的时候,实际生活和空幻寄托也有碰撞。所需要的,不过是日复一日,在各自城中不断前行。
     所谓佛家终极之道,一个信仰的乌托邦,却力量强大到拥住众生。佛是一种仪式,圈住众生激情和能量的仪式。交付激情与能量机体或能获得解脱,即是佛家所说出世?

     站在佛家边缘,与它两两相望。春日阳光万顷,白云轻飞,晨风无尘,不觉时光逝,光阴一重重。带着佛界的恍惚清瘦的离开,无论信者还是不信者,槛内与槛外,人间的脚步不设停留,一直向前。。。。。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