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西北行散记(之四:大美青海湖)  

2016-05-29 13:4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对于山水俱佳的贵德而言,呈现成为它唯一的表露方式。这样的路途景色不是它最美的地方,却树木,远山,连着一草一叶都无比动情地风情。午后的风在公路盘旋,阳光反射出万物的光芒,显出大自然生动和谐之情节。
     这一趟贵德行下来,得出结论如下:
     她有如山的秉性,有水的柔媚,有烟尘弥漫的喧嚣,也有置身度外的清美。她着五彩甲衣,碧绿黄河水如同秀美长发及腰披散,像精灵一样穿过贵德。她内心深处,住着曼妙多姿的佛。彼此灵光碰撞,一派迷离的表情。而松巴,我认为她就是曼妙多姿的佛怀抱下的一个另类。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阳光将烟尘抖落在冷艳的青藏公路两边,于是,我看见大唐苍茫的天空下,一位佳人带着大批卫队、侍女、工匠、艺人和大量绸缎、典籍、粮食等嫁妆,从长安西行,经甘肃,过青海,过日月山,过倒淌河。
     据说文成公主过日月山的时候,怀揣宝镜站在此峰,东望长安。四野苍凉,只影不见,悲从心起,空镜落地坠为两半。一半化作金日,一半为银月,日月交相辉映,照亮西去征程,日月山因此得名。而倒淌河水被挡不得不回头,曰倒淌河。
     站在这里遥望文成公主曾经站立的身影,劲风尚在,行宫清寒,佳人纵情歌哭声犹闻。
     远处,经幡飘扬,像拽着纸牌随时翻转的命运。当日当时,文成公主东望长安,她又何曾望见自己的起始与终点。历史长河中,却犹记这一去的美好传说,这显然是众多和亲公主中难得的幸运。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从蓝天透下来的光照在日月山上,无限散开,又交织重叠,一幅冷寂粗犷的画面。云的飘逸,山的淸峻,空气中的清泠之光像天上透下来的波纹,所有的颜色之上,一个十八岁少女的面孔慢慢浮现,她站在那里,被层层叠叠的祥云包裹,又被石头的冰凉笼罩,像山顶积雪一般自此永不消失。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绵延的青藏公路,将连绵的青山与两边的空旷相结合,产生无限空远又清绝的画面。夕光洒在空旷又像起了一层薄雾,让清绝之美多了温暖的色调,又多些神秘莫测出来。
     这蓄满意象的景象之后,大片的荒芜正蓄势待发,群山中需细细辨识原本的样貌与颜色,寻找通往青海湖心窍上的脉络。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在终于能看见青海湖的时候,我却疑惑了。不远处,它出现在天与地相接点上,泛着晶莹泛白的浮动的光圈,在夕阳下飘忽晃动。沉寂中这飘忽的光圈不发出任何声音,平静幻影般从天地间清灵呈现。它没有体温,风中满是清凉之声,合着这清凉一波波泛出泠泠之色,传到清寂的空中。
     海水与天空白云远山同在,又分明混淆了天与地,万物的声音隐去,如同巨大的空寂。
     万顷湖水荡漾,却又清寂无声。 似来自湖水内部的力量将声音凝结。 你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它成为唯一的声音。
     幽深广阔的水面完全让人丧失对广度与高度的辨识。它不广,却天际包围。它不高,却天际相接。夕阳下的青海湖,明显摆出一个飞天的姿势,沿着时间空间的轨迹与天相接。其华丽之姿欲与天庭相媲美,其暗涌之势又掩埋在无人看见的深处。在群山相接的一个暗角,只瞥见它飞天的一个影子。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青海湖,借用空间无限之空来展现它的宽广。像无数来到它身边的人一样,我无法言说看到它的时候因为什么而兴奋,无法言说最先苏醒的神经是哪一根。我看见丝绸般蔓延千里的质感,又看见清冷阳光下它拍打着韵律与节拍,节节清绝,声声阑珊。
     蓝色如同目光一样幽深,如同隔绝之世界。湖面飘动经年的音韵,时聚时合,似有似无。
     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与蓝色的中心相呼应,透彻心扉的凉。夕阳下,青海湖欢迎我们的方式不失隆重与激烈。
     它不像一处随时等你光顾的风景,它像与空旷之天际奇妙对接的豪华圣地。它突破人们对空间的狭隘想象,远处近处皆有不真实感出来。
     雪山在湖水边缘晃动,像一抹抹清泠之光,发出的清冷深入骨头。那光又如熔炉,将蓝天白云,霞光湖光搅拌收集,发出灵性之韵。这灵性,哪怕你口齿伶俐,哪怕你心有妙珠。
     也会让你,欲言又止,或,哑口无言。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夕阳还在高处,它迟迟不肯坠下,生怕打破这辽阔的宁静。湖水的蓝与天空的蓝组合成蓝色深广的幔布,在天空飘动。白云是点缀其间的薄纱,与蓝相映,彼此晶莹透明。
     石头,湖水,羚羊,飘动的幡旗,一双双探究的眼,就这样与蓝色相遇,恒久的默契。
     我想起那个走向这片蓝色的神秘的六世达赖喇嘛诗人。
     这个世间最美的情郎,消失于湖畔荒野之中,宗教权力对于他,是一项囚禁的酷刑。还好最终绝美青海湖这个世外桃源接纳了他,将无尽黄沙烟尘留给后世,化作他情歌中的绝唱,被后人吟唱至今。
     青海湖,在天际延展,纯净,透明。
     对于仓央嘉措死于阿拉夏的说法,我倒相信他最终投向了青海湖。湖水光远,可容他的激荡不羁。清凉水面风平浪静,显出清美光泽,它懂得什么叫美与自由,有着与仓央嘉措互为合衬的野性与轻盈。隔离人世假象,洒脱的如同性情中的男人与女人。
     如同一种形式与象征,这片野性的疆域,提供生命精神无法自己把握而又甘心情愿的沦陷。
     今日,时光如覆水,自由如我们,能够肩并肩面对如此良辰美景,当是多么幸运的事。

西北行散记(之四:大美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鸟儿在这片广阔的天际找到归宿,我怀疑它是否来自遥远。阳光下它飞翔的身姿隐约可见,声音缓慢而苍凉。它此刻的飞翔,约等于修行,更让我觉得仓央嘉措并没有远去,化作鸟儿悠然自在,岁月无惊。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到黑马河的时候已是暮色时分。黑马河是青海湖最佳的看日出地点。在镇上定好宾馆便驱车来到湖边。没成想,这里也是绝美晚霞的最佳观赏地点。天边晚霞瑰丽,云彩在头顶盘桓,看上去更像一种不太真实的美丽诱惑。远处山峦静止,清冷的风从四下涌来,像这绝美景色的美妙和声。
     更深的暮色一点点聚拢而来,罩在不肯散去的游人身上。日复一日,它们在虚空中,提供层次不穷的斑斓,层层叠叠的辽阔。这些斑斓与辽阔,甚或,一个倏忽就不见,倒更显天际的扑朔迷离。
     与它呼吸相闻,与它伫立对望,纵然还有难以搁下的世心,此刻,也飘向了湖水深处,莫相问。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晨起五点就起床,想着我们该是最早的。一路上已见三三两两的游人,湖边也有早来的游人。青海湖,不隐藏自己的清美,游客,又怎能不早早掐了清梦,如约而至。
     一轮弯月勾点出一幅静美的画面。晨曦中的青海湖,与悠悠天籁相通。风也不冷了,收敛白日的烈性,它意兴阑珊,拥住你,静看湖色中的大美。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L支起支架,兴奋异常。青海湖已经给我们呈现绝美的黄昏与日暮,现在,它的日出序幕也已展现真纯之天然,对于出行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幸运的事。
     当天边第一抹霞光透过远处湖面时候,如同约定,又如同赶集,湖边一下就站满了人。整个湖面一片迷幻离奇之色,拂过湖水一波波,瑰丽的被粉饰的平静。这表层的景色太美,美的人无力揭去。
     瑰丽沿着湖面行走,又随波飘荡在湖面,深深浅浅,形态各异,雅纯唯美。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当天际最后一点点蓝色隐去的时候。仿佛谁瞬间打翻了明净橘黄的水墨,从天际一泼而下,又在水面慢慢洇开。精妙的手法,完美的画工,独特的神韵。无风无尘,清静安宁。
     雍容华贵的韵致之色,只在分秒中,时间真是恍惚又恍惚的家伙。
     天际一片,繁华却不轻浮,贵气却不世故。
     人群中起了欢呼。如此清澈的相逢,生怕一眨眼就错过。

西北行散记(之四: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天湖一色,越发的贵气起来。一湖韵致,一湖灵动,一湖平和,一湖迷幻。在细波荡漾的湖面,太阳像一枚深水中打捞起的金灿灿的棋子,钓竿被天庭一双手拽着,慢慢拉出水面,有着被纯净湖水过滤过的清新。
     天际瑰丽如画,湖面明艳清澈如镜。
     所有的声息静止,可能是一种迷失,也可能是一种新生。

西北行散记(之四:大美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太阳整个跃出水面,像一颗兀自红着的心,娉婷妖娆。 

西北行散记(之四:大美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它渐渐升高,抵达云烟之际,如同一阙千年之旧韵,划过明净淡泊的今朝。

西北行散记(之四:大美青海湖)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太阳在升高之前投下最美的光束。它法力无边,修改美景的意义,万物显现如同横空出世,空气中满是潮湿新生的气息,流水涌动,滋生一波波重复又重复的闲情。
     此时,鸭子们淡定自若,印上自己与自然息息相通的呼应,只是它们缄口不语。
     最奇妙的是色彩的变化,绚丽,炫目。再精巧的画工此刻也会掷了手中的画笔,遗憾自己不能与光线变化保持同步。
     相机的功能也相形见拙,用镜头挽留住的,都像是梦中的布景。

     人群散去,该补觉的补觉,该启程的启程。光影交织的情境已为此去的路途提供坐标,人生是不断落幕又开始的迷局,送走朝阳,迎来月色——
     岁岁年年,永不停歇。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