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2016-05-18 22:5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沿贵德黄河边走,去见一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美人。说是美人来源于百度帖子的说法,未曾见美人,却在刚踏上去往松巴藏寨的唯一一条沙土路上和惊喜装个满怀。L开始对松巴藏寨没抱有多大的期望,在车子拐上那条沙土路开始,源于一个司机对于路径的内心强烈的征服欲望,只那蜿蜒的路径,他就亢奋了起来。自此慨叹源源不断,以山为笔,以水为墨,我们就差一张纸洋洋洒洒写下激动的感言了。
     一边是嶙峋的山峦,一边是清碧的黄河,两边的美都晃你的眼,让你根本舍不得眨眼,怕有所遗漏。黄河清碧得照见河床,优雅洒脱地清欢向西,嶙峋的山崖与之对峙着傲然陈立。“九曲黄河万里山”此段路段,贵德赋以浑浊黄河泓明的清澜,又给它华丽的崖石宫殿,藏匿那一泓明澈的绝代红颜。又似水太过柔媚娇艳,需要让山巍然罩住,阳刚拥着娇媚,又轻揽贴身而过的轻云,朝飞暮卷,世间真味。
    美人的深闺都是这般绝美?快乐有时也配以忘形,我看到心底的湖泊,伴着前行源源不断涌了出来。。。。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车子沿山路蜿蜒而行,一个弯道就是一处美景。光线游离山水之间,窈窕弄影,我不停让L停车,美景变成障碍,根本无法前行。L笑说,前面有更美处,照我们这样贪恋,干脆不走算了。这样说,L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转弯就是一个迟疑,一颗心被方向盘拽着,又被眼睛余光中的美景拽着,时而跳到崖壁,时而滑向浩淼的云水。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皆言人生弹指间,但有时候刹那可谓之曰永恒。
     浑浊黄河水一路被反复捶打与漂洗,行至这里变得清晰透亮。晨光中,它折射出来的美,呈现轻盈柔和的质感,流泻在崖体之间。光线分秒中发生变化。水面时而澄澈时而被风吹皱又变幻莫测,云彩无边无际,扑朔迷离。水欲完全的拥住云,近在咫尺又无法触及。天体傲然轻盈,尘间风雅如梦。这里真实的模样,作为美景,它具备完美的线条和平衡感。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偶有车辆驶过,多是西宁牌照。这个路段还没被更多知晓,五一青海这边本身就是冷线,如入无人之境,崎岖山路也如履平地,看来这个假日选择这个冷线是多么的明智。
     连续过了几个弯道,眼前被大片光亮照耀,山体变幻色彩,青黛静谧。河水随之变幻色彩,靠近对面山体处深蓝宁郁,再过来青翠澄净,这边又柔白朦胧,像世事万千之迷象,我们在迷象之世事丢了世俗的时光,心随那抹碧绿沉落进去又无声地被打捞出来。
     风从古老他处吹来,清寒无比,山崖与碧水一重重,隔了尘土,又如烟俱净。
     河边三棵树,准确说是四棵。当光线从不同角度打过来,其中两棵树处于一个水平线上,中间两棵树互为遮挡,看着便是三棵。它们伫立在黄河水畔,于碧水之中时而垂钓闲云,点缀这方天地以清绿水墨。时而邀清风对饮,风过处,树影摇曳,轻点河面,无声涟漪。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停车走近,从山体狭道吹来,密密层层的清冷掠动,让人感觉四下里无处躲藏。而美亦从深处蹿动而出,如同行走在尘世边缘,一个跟头跌下来,跌入美的深渊。
     蓝色天空漂浮灰白云朵,云块与山头密结,山头又与河水相连,犹如光亮阴暗互相衔接的波涛大海布满天空。
     山体裸露,绿植甚少,地上沙石多见一簇簇紫色的小花,清清雅雅的,与蓝天白云浓淡相宜。忽然有种错觉,这不是真实的境地,这是遥远的我心中一直向往的乌托邦。
     夜的天,昼的河,它们魂魄聚于四下,不管不顾地招摇,可爱地招摇。在循环往复的时光里它们始终是不倦不怠的植物,端静安素,是它们苍凉之况味。
     点点紫色花儿蹿动而出,花,树,山,水,它们的组成,有柴火般燃起的欲望。心里无限音符跃动,任光阴交替流走,从没有过如此放松如此柔情的时刻。
     不只是震撼,更是人生之大美,层层呈现。尘世是什么?尘世是当下的愉悦。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哪怕再厚重的云,一袭风吹过,便将其打散。光线透过来,幻影一般,洒在清粼粼水面,无波无痕,却又似无意中拨弄水面,琉璃之色在水面一波波绽开,如弦之韵,清澈绵长。
     只与喧嚣尘世隔了几重山,几重水,却感觉人间纷繁烟火渐远,沦陷在澄净隔世的精致里,不知今夕何夕。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丹霞山体越发的丰富起来。长天下,蓝的天,白的云,各色峭然独立的岩石,被蓝天擦亮,被时间磨损,有光阴的色彩,又有光阴无意雕琢的千疮百孔。自然之巧手无所不能,仿佛一切都在虚无中孤立单纯,又在虚无中饱满高贵。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沙土路尽头,田块显现,松巴村,这个山谷深处的美人呈现容颜。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风从远处而至,涤荡着尘埃重重。蓝天白云之下,天地苍茫河水清静流淌群山寂寞。三百多年的历史村落,空山空水稀释着风霜沧桑。松巴村,一个位于重重山峦,清秀河水深处的古村落,如同一枚果实丰厚的香蕉,散发竭尽全力又小心翼翼呵护的芳香。远离喧嚣人世,被上苍无意搁置在此。
     风变得柔顺,顺着淳朴的万物流淌。松巴藏寨与其它藏寨不同之处在于,所处山水太过明净,涤荡了繁茂的藏式气味与烟火。整个村道,只闻清香,弦歌无调亦无音。
    各家门口立有嘛呢旗,旌旗摇曳,与绿茸般的背景巧妙搭配,自然的纯美风景与浓厚的佛教文化底蕴融为一体,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最佳境界。
     每一处,都发出清秀般的纯度,生活最直接最本真面貌,山水掩映之下,尽然呈现。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各家各户门楣雕刻精致,与土质围墙相映衬,墙体土得掉渣,门楣精致得让人敬重。土让你接近,精致又隔你遥远,清幽之秘密,无法企及。门楼,廊柱,檐角颜色深浅不一,飞禽走兽,精美花卉,不一而足。其工艺精妙,布局完美,不一而足。古朴之下,有着遮掩不住的华丽与贵气。佛以溢彩流金,慈悲祥和的面貌矛盾的存在。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村里最耀眼处正在修葺佛台。粲然的佛立于庙前,站在高高的石台之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在纤尘不染的蓝空中,佛面容俊美,金饰瑰丽,阳光下,晃人的眼。
      信众在佛台四下忙碌,他们弯腰驼背,辛苦细致的劳作背影,毫无疑问,其虔诚模样,和佛普洒的度的光源吻合。一生,他们向着金身顶礼膜拜,佛乌黑明亮慈祥的眼眸明净透彻,他们依在佛脚下,带着虔诚的心,带着一生的辛劳,带着灵魂烟火,带着灵光乍现,淡然归隐这方世外桃源,草堂陋室。
     佛在天际,它以不可企及的高度俯瞰众生,气量划过云霄。天地间,幽静山峦,给眼愉悦,给心抚慰,让你产生依赖,并以宽博之心寻找,放弃,宽恕。来于天地,融于天地,又高于天地,这终是佛在人们心中的位置。人与佛同在,试图看清内心深处的褶皱和欲念,并穿透表象抵达本质。
     其实,当一切众生对人世苦痛与离合聚散有所体悟之后,自会看见那道纯净自若的光,我们称之为透,佛家称之为空。
     这高台,于他们是佛槛,通向一生的平和豁达。
     年长的阿妈在转动经筒,佛微微含笑,不露声色。
     我双手合十,以恭敬的姿势:千山万水走遍,我们知道自己活着,爱与被爱着。且我们爱这种生活的方式,感谢佛。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这个三百多年的古寨,古树很多。这棵小叶杨是松巴藏寨的神树,树冠线条起伏,枝叶交错,底下枝杈太过繁茂,沉坠下来,像蓬勃的羽翅。树身需七人合抱,树周被彩旗围住,风吹过,空气中散发充盈的新鲜气味。天地间,它像神情孤傲的老者,跳脱自在,闪烁被群山笼罩碧水环绕的清冷光芒。
     周围山的轮廓绵延起伏,在蔚蓝透净的广袤长空下,显出醒目的影子,罩住幸福,带给松巴寨人世代吉祥。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寨内少有人声,它与外界保持着自然而然的距离。中午的阳光下,群山岑寂,有此起彼伏的空气流动声,那种声音,像流水哗哗流过田野留存下来的低沉之音。
     我们在浓密树荫下漫走,好奇而兴奋。四周被杨树、柏树等等各种树木包裹,闪烁翠亮的光泽。又像用繁茂枝叶搭起的一座天然宫殿,宫殿里氧气十足,碧绿低垂,幽暗的清香,绕之不去。时间停滞不动,又在空气中钝重地落下来,连累人也迈不动脚。
     偶见老人与孩童,世代更替,在常年离群索居中学会自处,倒也其乐融融。
     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我与L,未曾进入美人的内心,对它灿烂又内敛的表象恍惚了又恍惚。即使站一会,我们还是被岑寂的又生生不息的光亮所镇住。所有光亮都隐在白昼下,蠢蠢欲动。对这个寨子历史一点不通,但我们依旧感动,岁月深处,红尘深处,它的存在就足以让我们感动。
     即使现在,回忆随着键盘游走,我依旧能够觅见那缕气息,它的诱惑不仅来自于感官,更来自于身体对那气味的心驰神往欲罢不能。
     这是大自然深处的直白的芳香,纯粹得若有若无,又芳香四溢。或只此一次,它被搁置于脑海深处,偶尔一个沉寂中提取出来,如那时那般完整,充盈而生动。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随处可见这样的院落,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渗透在寨子角角落落。
     巷道垒放一垛垛柴禾,泥土的围墙,一片绿树掩映下,民居质朴而神秘。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不光是家家雕刻精致的门楣,我轻手轻脚推门进去,宽敞的四合院落,却背景是山体青峦,青翠的枝叶罩住院落,它们呼应着,像干净的隐喻。透过院内隔断,走廊飞檐翘角,雕有精致的龙凤麒麟,飞禽走兽,兰草花卉。它们是带来福祉的保佑之神,松巴寨人在与佛建立起长达三百多年的联系里,佛以固有的尊崇模式融入他们的生活中,佛理教义以简明的画面呈现出来,这是松巴寨人对佛最美的想象。它的每一处装饰越是细致尊贵,越显出宗教的渲染力量完全超过了人们对党派信仰的程度。
     见我们进入,在屋外菜地干活的姑娘跑了进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告诉我们村里房屋很多都是长久搁置,年轻人都出去西宁打工,留有老人孩子在村里,她自己也是这几日刚回来。姑娘长相俊美,柔美中又有山水特赋的灵性。浑身上下完全褪去了藏人的符号,作为与现代文明接轨的一部分,眼神透亮,有着不谙世事的单纯。
     现代与古老之间,不只体现在古老陈旧的土质院落,更有与完美情境的和谐组合。不仅躬耕陇亩,更是走出大山,用文明延续古老。
     只是文明日渐代替古老,房屋搁置,腥风血雨之江湖是否扫荡它的模样?它又为谁照耀一段似水流年?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厨房分有外间和里间。外间在第一道大门内,日常做饭用。里间是家里来客时用。
     木柱,灶台颜色红颜,灶膛的炉灰尚在,一口小锅锅盖被烟火熏染锅内翻炒痕迹明显。灶台与火炕之间有隔档,铺盖简单质朴。寻常烟火人家,处处透着质朴的民情。一点一物,守着古老村落无涯的时光。松巴藏人,日复一日将俗世烟火过得朴素如风,宁静沉香。
     门外停有车辆,显示生活水平已经很高。青山碧水间,现代化的光亮更鲜衬了质朴。阳光刺眼,女孩奶奶穿深色夹衣,坐在门外柴垛下,脖子上挂有深色丝线串起的珠串,说着听不懂的当地话,我们微笑以作问候。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顺着不怎么陡的山势爬上东边山上,青黛一重重,清粼粼黄河水形影相随。山上七色经幡飘荡,像藏于合理平衡中的艳光。玛尼堆里石头上刻有真言。风声呼啸,站在山顶,松巴藏寨分列在群山古树蔚蓝天际下,和谐富足,浑然天成。在这里,美可以定性为朴素的真实。
     山下土路敞开,直入群山深处。L有探其究竟的冲动,车辆如同荒野中无声无息的游动组织物,前方阔如未知,车辆行如存在感的证明。正午阳光直直照射下来,眺望远处,直入其内,车者人者如同在无人之境。L个性中野性骤起,将档位换成手动,重踩油门,飙起车来。车子如同脱缰野马向前奔驰,碎石路面毫不顾忌。
     我们的欣喜无以言喻。L放开嗓子,吼不着调的歌。没有限速拍照,没有雷达提醒,此处不限制自由,开车已成为属性直接简单的带给他征服快感的机器,我们是进入世界探索它神秘的懵懂孩童。周围连绵起伏的翠绿山峦幽深隐藏,而又坦然自处。L开车试图惊动它,无人限制的荒野,蹿动野性在车内波动起伏。我坐在飞驰车内,漂浮于浮动路面。阳光下群山河流蓝天绿树组合成连绵乐章,一种与世隔离率性野性的顺服心境。
     大声喊叫,纯粹忘我。
     清冽的自然之味在阳光下愈显浓烈。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在寨子里转了不知道几圈,其实根本不叫转,叫做误撞,撞到哪被哪的景吸引,完成一次视觉奇迹的体验。
     村中停有西宁车辆,早上从西宁赶过来的人到这里休闲度过一天。带着帐篷,领着孩子,拿着吃食,这里随便一消磨便是一天,看似小村寨,却感觉没头苍蝇般走不到内里,多多少少瓦解了旅行者自以为见多识广的优越感。寨里有人家提供食宿,有前几天就来了的一直呆到现在。
     却无论外界侵入闹腾的喧嚣多大,也会在空间的某个点戛然而止。喧嚣气势稍起,就被自身的寂静淡泊之光消弭,掩埋在无人察觉的深处,呈现出的,终是一个沉寂静然的所在。
     已到午饭时分,将车顺小道开到河边。清冽无比的河水与山相接,成为各自的一部分。河面泛起清澈波纹,在彻底颠覆对黄河一贯的认识之上,我有无数次的幻觉,似乎它根本不是黄河水,它来自天上,又流向云端。天堂在这里为松巴寨人敞开弦窗,一切幽暗之物发出光泽,又在时光中粲然,无限散开,又无限收拢,归于沉寂。

  西北行散记(之三:松巴藏寨,深闺中的美人) - 云舒 -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点起炉火煮面吃,风在四下里流动,吹灭光源,以示它的声色俱厉无所不在。让正午的阳光既灿烂又清凉,坐在河边舒服极了。
     在这里吃饭简直就是享受,最简单的吃食也成为了世间美味。群山绿水,蓝天白云,参天古木,幽静村落,一切都是静止的,流动的声音只有高处的神能听得到,她不动声色,与万物对视。
     第一次对一个地方有了留恋,坐着不想起身,不想离开。
     春风十里,佳人在侧。在时代纷繁更替中,深山深处,岁月深处,愿松巴藏寨,保有它原始容貌,古老质朴,像孩子般不谙世事。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