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光之事  

2015-10-25 22:5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里海晏叔死了。他儿子昨晚挨家挨户敲门,乡里乡亲的去了之后守了大半夜海晏叔却还是没咽下最后一口气。有讲究说人没咽气是不能穿寿衣的,要等刚咽下最后一口气身上还有热乎劲儿那会赶紧穿上,带着尘世的一点尘追赶已逝的亡魂。
     外婆去世那会,帮忙的人忙着给外婆穿寿衣,大哭的我只是觉得被我抓住的手在慢慢变凉,看着外婆还算富态的脸颊似被什么拽着往下拉扯,竟一点点窄削变形,只有眉头凉意斜斜地竖了起来。幼小的我惊然骇声,摇晃着外婆试图让她醒过来,却又怕惊动了她。母亲说,外婆要睡一个长觉了。
     母亲这会又在念叨,这老头,不咽气的还有什么牵挂没了啊!
     早饭时候,村道脚步声匀了起来,从海晏叔家走进走出的都在说,咽气了,咽气了,终于咽气了。
     我站在门前,想象着海晏叔此刻被人团团围着的那个情形。门外有三棵梧桐,叶子落了大半,枝杈被雨敲打着清颤起韵脚,似人离去的声音。

     离开村子很久了,每次回来总听母亲说,谁谁不在了,谁谁老太又离开了。那哀叹的口气让人听出短促的哀伤来。
     而总是在那些年长的叔叔大娘离去之后才依稀记起很多年前有关他们的点滴。
     印象中海晏叔总在他家门前的石凳上蹲着。大概我太小缘故,看见的时候他沉默我沉默,极少搭话。他家在我家老屋的斜对门,那时候父母在外工作,家里条件算是不错的。海晏叔家却是极穷,简单的土坯砌成的房子,没有正门,土墙正中间有一扇黝黑的小木门。每每从门前经过,惶然的我望进那扇门,只见杂七杂八的物什胡乱摆在墙角,自天井投下来的一束光打在土色的地面上,如海晏叔望向我的目光那般让我不自在。家里墙壁黝黑一片,黑的生硬。偶见蜘蛛网延伸出来,一直延到到黝黑的檐上,延伸到深处,看不见的地方。网上落有灰尘,沉沉的似要坠下来。我的心也每每坠着,看这间土屋兀自立在村头,如同荒芜的一部分。
     海晏叔是那荒园的主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子,早早就佝偻起脊背,端了饭或拿了卷烟袋蹲在石凳上,眼睛像极从他家屋里天井射进的两缕三缕的光线。只是比那光线多出纵横出来,这纵横大可在生活清苦乏累之余,拨动一首无声的生活之乐,音色被尘土封住,在身后那窄窄的土墙上忽大忽小,忽长忽短,灰暗而安妥。投射到别人身上,无与人相争之煎熬,亦无与人相比之惶恐,清淡的很。
     幼小的我常疑心这个斜对门的一家人与周围人太不一样。他家女儿与我一般大,总是拖着宽宽的粗布裤腿在门前闲转,亦不见言语。村里人都说她傻,那傻女儿从没念过一天书,看我的时候眼里有异样的光。却从没与我说过一句话,印象中也没见海晏叔说过太多话。
     穷困已经使他们麻木漠然吗?
     现在,海晏叔更是不说话了,他睡在了黑黑的夜空里。

     村中生活早已不是先前的模样,土屋也在一次次拆旧翻新中销声匿迹,海晏叔的儿子也在村头另盖了一院红砖绿瓦的新房。
     我印象里关于海晏叔的印象却只停留在了那时模样。
     我见他女儿从门前匆匆走过,大概去村里借其它东西。除过步态与儿时一般无二外,模样早已不是儿时模样。早听说海晏叔给她寻了一户人家嫁了,日子光景如何,母亲说还过得去,她是极能下得苦的。每每回来从没见过,这次是见了。我在门前,她眼睛望过来,怕是太过伤心,木然的无有神采。脚上穿着用白布条缠着的鞋,走过的时候,惹得路上雨水款款的亮起来,明显着纵纵横横的浑浊的雨线,又有莹莹的晨光打过来,时断时续。

     过一会,整个村子便响起哀乐声了。
     我听着不舒服,总觉戚戚之感。父亲说,那有什么,这人世的光景就是这样,有喜庆之乐,就有哀伤之乐,它们集在一起,才组成生活这长长的链条。
     听孝子们在哀乐声中哭,依稀听到那傻丫头的哭声,一声声地叫着父亲父亲,终是听见声了的,似又不傻了。
     父亲说,走吧,不管它,我们去饭店吃饭。
     今天父亲生日,他说拿上相机吧。昨天我回家时候他就问带相机了没。以前从没想过让我给他照相,这次执着于照相了。
     眼见多了这丧白之事,父亲平和地对待一切了,还是他终是知道世事无常,一切不过此一般为二。
     突然更有戚戚之感,
     忽聚忽散,忽生忽死。或大或小的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贫穷也罢,富有也罢,痛苦也罢,快乐也罢,这人生路上的光提醒着我们无非一颗颗微不足道的尘埃。
     光的源头。
     光影迷离的这一角和那一角。
     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无法描述无法说清的投射,它们如同火焰在人生舞台闪耀,又如同光影微弱得不值一提。
     它们自由转动。一圈,两圈。
     都是无法言说的,岁月深处的一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