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月出东山,周而复始——读菊《月走青海湖》有感  

2015-08-10 23:0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菊《月走青海湖》有感
      诗歌,顾名思义是诗人的歌吟。有些时候,诗者习惯让诗歌担负很多的东西,意象的繁复却恰泯灭了诗歌的诗性。眼花缭乱的扩展够了,呈现出来的不明所以却也够了。所以欣赏散文诗,我是怕的。好的散文诗作如果不具备对诗歌的架构能力与语言的自由发散的规整能力,我怕我会质疑我对此文体的欣赏能力。
      当菊丢过来这组散文诗,当我看到“这是一场冒险”时候。我的心蠢蠢欲动,我知道擅长在路上的它已跟着诗句出发。
      诗歌以月为引子,完成作者精神上的一场行走。延续菊一贯的遵循情感的脉络,借“我”之眼,对浮华世相以质疑,又借这种质疑,暗示自身与外物比如权力比如物欲的绞杀博弈中,精神与灵魂的自由永远是人终极一生所追求目标。正是这种冲破枷锁,遗世独立的情怀奠定了整首诗的基调。
      “王宫里陈设依旧,我看到时间把那里还原成一堆权力的道具,瘫在那,供人猎奇与消费”。诗句在这里有清晰的向度,在揭示“无奈”的存在感时,更以宗教为实体观照人世,宗教本是净地,更具时空限定感与宿命感。值得玩味的是它成了权力的道具, 瘫在那,供人猎奇与消费。这是一种尴尬的指向。看到这里,我想起与友人洛阳佛窟之行,人生唯一一次双手合十虔诚地走向佛,却因包在外拿不出僧人要的供养份子钱,被那睁着鄙视双眼的僧人请了出去。那次以后,再没敢走近佛前。那种感觉好像某种神秘的面纱沾染上了几根劣质的羽毛。佛的面前,人的劣根性存在的有些荒诞。所以,这是一种尴尬的指向。是在其间沉沦,还是解放自身。现实与精神,迷醉与清醒,在这个互相背离的世俗之界中,如何能超越自我,是个体每个人一生都在求证的过程。
        这也是诗中“我”与“前世的我”与“仓央嘉措”在一场相遇中遇到的命题。
       “我已成功让世间认不出我,混迹在三百年的红尘万象里,越来越深入他们神话了的腐俗。只把一头青丝留下,飘在风中时,恰好东山日出,拂过你”。这是一种俯视性的质疑,更是一场远观性的质疑。我与前世,我与你,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交接互换。这种虚与实的互换,我与非我的互相观望,都是诗人诗性逻辑上叠加却又无奈的呈现。
     “也好,那尊泥塑同时也很忠诚还原了你在权力宝座上的模样,那是他们无法抠掉或正在进行的愚蠢,你越不过世间命,任其倾轧。这是你确定无疑的无妄之灾,你也曾用孩子般的痛哭哀求过:权力给你,请把自由还我。“     菊将”我“看见我的情人被囚禁的悲悯情怀,提升到对人世众相,世情的抗拒与揭穿上,提升到人所具备的自审意识与一个时代所具备的自审意识上。
  是精神幻象还是声色欲河的沉溺,它们缠绕、撕扯着,或者说作者自己,都是割裂的矛盾体。在肉身与精神情怀中,在俗世与理想中,在权力与自由中,这些变数的复合体,带着禀性难移的醉与醒,寻找被雪藏的另一个更真实,更纯粹,更接近自己的自己。这是人穷极一生一直都在完成的功课,更像是一场泅渡,饱含着沧桑与凝重,无奈与诘问,更多的是深入骨髓的痛。
  诗人以一路坚定的走向步伐作为宣言,表明自己初心。我愿意把这走向视作诗人的人生信条与人生宣言。人生本就是一场不断质疑不断前行的过程,在虚与实,在醉与醒的边缘,何处是进,何处是退,以精神自由为引,还是以权力物力情欲为引,这一直都是一个命题。或者个体存在感的真相也在于此。宗教内与宗教外,醉着与醒着,信仰与挣扎,得与舍,菊抛过来这些命题,在一定程度上,延展了这篇散文诗的可读性。无疑,这样从”小我“到“大我”的发掘,其精神性已见一二。
  佛家的生死轮回代表着什么? “那刻,寒风扭过头去,让飞沙立地成佛“” 这意象与意象之间,简单,直接。显然,一切是纯净的,我们似乎也已窥见什么。佛双目微合,两手微合,看自由与爱穿越时空,它们相互共通,在作者用以承载的”我“ 与  “仓央嘉措” 身上叠加,你已无法将过去与现在分开来审视。
 随后章节中,在事物人物与空间的惊觉中,风,月,青海湖,风马旗,这些鲜明的意象不断穿插,一点一点解开古今浮华世相断裂的缺口,又使整首散文诗因故事性的叙述充满张力。
 在与时空对峙中,在对人性考量里,对自由与爱的精神判断愈发鲜明。其间饱含作者追求的无畏与凛然。也表明最终的态度:“此去,我将怀揣明月,唱着你的歌谣替你爱遍多舛人间,替你涉过万水千山,教会道路的忠诚,切莫背叛爱与自由的脚步。”虽然知道故事只是在安慰尘世,但不死的却是自由与爱的追寻。 结尾,诗人依旧在开启着“我们”:那些真正美好的东西消失在了权力,律令规范,道貌岸然构成的无形中,也许,这只是红尘注定的宿命,却并非心的宿命。
    “
所以,虽然知道仅是在安慰尘世,我还是默许那则坊间传说,说你那晚没有死去,说你自青海湖脱身后从此隐名埋姓,游走他方遍布光明。就象夜夜月出东山,一路洒遍清辉,一路西山沉去。如此周而复始。”

    诗人明知如此,却诗人依旧是诗人,她警醒目的已经达到,心的路途,只需怀揣明月,永不背叛爱与自由的脚步,月出东山,如此,周而复始。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