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此中有什么  

2014-10-09 13:2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想让他接,因为这次坐了到村里的班车,因为父亲腿越发不好了。但当车驶近村口,没停稳的一瞬,我就看见了父亲。
     应该来了有一会了,他坐在小卖部前,眼盯着驶近的公车,因等待而紧蹙的眉头在看见下车的我的时候舒展开来。
     他艰难站起身。并没有多想,和以往任何时候一样,我欢快叫了一声爸就坐到他发动的车上,它会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带我回家,我以为自己一屁股坐上去掌控它的依然是雄健有力的父亲,虽腿越发不好了,他脸上却有我依然以为的年轻。
     没走几步,前面有辆车转弯倒退挡住了路,父亲停下来,就在停下的一瞬,摩托车像失去重心般倒了下去。我用还没坐稳的双腿立住,却眼看着父亲整个身子跟着车子一起倒下去。根本来不及反应,头脑皮层里仅存的一点感觉就是任那“雄健有力”的身躯像散了般整个倒下。
     很具象的刺,投射在一点点倒下的这个现实里。原来,母亲几次电话里说过的几次父亲骑车摔倒就是这个样子,原来不是我以为的不小心与别人的相撞,而只是父亲的腿已无力亦无法支配他一直骑着的车。
     直到父亲像个不会走路的孩子一般摔倒后不安无助地躺着不知如何起身,直到身后来了几个好心的乡人一起搭手扶起又蹙起眉的父亲,直到父亲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我装作轻松的样子,像哄孩子样说“没事,没事的,不疼啊”。从雄健有力到像个孩子,只几秒的时间。几秒时间里,我无法考辩出老去这个词语,现实与理想都无法定义它,它在时间里滚动,从最初的一点点到让我恍然的一个具象的影像。现在,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依然清晰地看见它。随父亲倒下的一瞬,这影像从我视同不见或从我一味地想视同不见,累积出具体的东西,它们就在那日复一日地攻陷着一个除却病腿还依然叫做强健有力的躯体,让他变成塑料质地般,某一日轰然倒下,任时间在上面现形。

     而偏偏是在察觉这些后的无可奈何。
     确定父亲没事后,我说我真笨,坐车都坐不好,哎呀不坐了,你一人骑着回家吧,慢慢的啊,我走走看看就回来了。其实从村口到家不过几步距离。
     父亲不言语,我扭转头,再不看他如何艰难骑上车,不看他眼角几乎快落下的泪。我说好了好了没事啦老小伙先回家。说的时候我口气异常平静。
     回到家母亲自是已经知道。不停在说不让他去他偏要自己去,连你哥都不放心,就怕接不回你似的。
     揭开卧室门帘,父亲坐在沙发上,很低落,依旧不言语。他曾一次次对着话筒问我“什么?什么?”对着空空的话筒我一再重复我说的话,因为时空的空,重复的时候没有我理解的意义。他曾一次次晚上发来无字的信息,我知道那是他睡不着对着手机乱压,我知道他并不会发信息,他的眼睛也不允许他寻找正确拼音的按键。我一次次删除那些无字信息,因为空,删除的时候没有我理解的意义。我从城市高空里看见一幢幢玻璃大楼和摩肩接踵人群就在我周围。我站在某个弄堂琢磨哪扇门斑驳的框上有我梳理不了的暮色晨辉,我叹那往昔荣华和风情烟消云散,一去难回,人生几度风凉。这些,从来都与具体的人与物没有任何关系。活着不过一种象征,世事不过一场大梦。
     如今,这场象征里我却看见具象的不言语的父亲,他想说他已记不住应急情况下的应对措施了,他想说就算记住了怎么腿也不能承力,他是真的老了,不中用了。他想说他有了深的失落和绝望。
     如今,这场大梦里我不能言语。我想说,我亲爱的父亲,你用父亲的法力将我带到这个人世,在你绝望的时候我想做你的支柱,就像你为了我一样我也想为你撑起一片天,在你快倒下时候扶你一把。但是我怎么那么力不从心,究竟是什么压在了脊梁上,那压着的理由多么悲哀,悲哀到我无可奈何。我知道人有终老,这可预料的事里无法预料的很多很多。
     但是,但是.....
     此中有什么,欲辩已忘言?

     我说当然,我是老小伙的宝贝女儿啊,他有接的这个特权的。我对着父亲说,嗨,嗨,老小伙,是吧!
     父亲抬起头,我和他一起笑了。他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在张开来笑,无数条,一条接一条张开的同时,又将无数条看不见的无助与无奈压下去。
     那被压下去的无助与无奈,它们在看不清方向地冲撞着,如何松动了我内心的土块。
     只我自己知道。
     这天其实父亲生日。吃饭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许愿“爸爸,不要再老。爸爸,你要活一百岁。爸爸,我爱你。”
     我想我并不贪,我只是想让我的至亲能陪我在俗世好好走下去,仅此而已。
     父亲吃了一口菜下去,不知是辣还是什么呛了一下,咳了半天,咳得他不停转动脖子,眼睛闭得很紧,头跟着转动,只那满头黑白相间的头发像是化作了沧海的桑田。
     等他好些,我说爸,生日快乐。
     我只能说这句,我还能说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