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清醒记(二)  

2014-08-06 16:2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没事,砌了茶坐在桌前。茶是银针白毫,清白袅袅,唇齿有散不去的清香,那香是噙得住水的。淡而清媚的叶子被水激凌,一圈一圈不规则光晕之后,香即被噤住,再青,再白。
对茶没讲究,只是能分得清哪种浓烈,哪种清喧。最初喝茶来自于父亲,他喜花茶,由开始的几元一斤到如今的几十元一斤。抓一把放进杯子,几朵茉莉小花飘出,水就浓得漫出苦味来。那时放学回家的我端起父亲的茶杯就一饮而下,开始不习惯,慢慢的就适应了那苦,再后来茶不浓不苦反倒喝不出味。父亲就笑说,这丫头还真能适应啊。适应了那苦吗?茉莉散开,年少的我眼眸抖动,搅动得漂浮的平面摇摇晃晃,少女的心亦是摇摇晃晃。
     
十八岁过后,对茶的记忆又少了许多。印象里最后的几年学生时期是不喝茶的。记忆里那幢白色的教学楼,透过窗户看过去每张书桌前懵懂而青涩的脸。那会谈不上勤奋,课桌上刻的不再是“早”或“坚持”或“努力”的励志话语,只有背写不出的公式,以备考试时的不备之需。眼角余光处,单纯的日子,单纯的背影,他们来源狭小,几乎涵盖不出一点所能想象的大喜或大悲。生活的大幕还只是慢条斯理地被一点点拉开,甚至那些懵懂的脸庞并没呈现出要奔赴的意念与绝决。
无一而外的是,所有人都憧憬着未来,未来因不明真相而被赋予美好的想象。它在打开一半的大门里反射出明亮的光斑,频频隔着走过去的欲望,各个将未来浓缩成一张留言纸,总结出“事业有成,喜结良缘”的祝福来。(我是在前几日打开那些祝福的,一目目看过有惶惑隔世之感。)
那时的脑海如何有人生复杂这一说啊。

工作了,大冬天的穿一条单裤走在大街上,大把大把的风往身上吹,和朋友买了一元的票从镇上赶往县城,一路笑得没心没肺。
一个人窝在单位手里拿了零食无所事事。离开了家,身边没有关心的人,也没有人让人关心,寂寞变成无限美丽的东西,从最初的一点,到慢慢的大片大片。
乡镇生活离不了下乡。到了乡下,热情的乡人没等你坐定,早端了一杯热茶递过来,茶亦是花茶绿茶之类。壶里的茶一天了不曾倒掉,见淡就抓一把茶叶进去,深色的茶水飘了几片还没来得急沉底的叶片,袅袅雾气相隔的,多是一脸敦厚之下的寒暄式的笑。茶几上摆的,亦多生锈的茶叶罐子,一如乡人的质朴。那时乡里多事,但凡征粮纳税计划生育浇水灌地之类的林林总总,都和镇上干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礼拜总有几天往返于乡间,多是几人结伴一个村一个村地走,大家大碗喝茶大碗吃乡人大锅里煮出的饭,聊乡人,叙乡事,倒也惬意许多。
如今看来,那是一段自在无拘束的时光。初上工作岗位,不为生计发愁,略显青涩,亦不为情所累。茶是点缀,它的存在只是生活中正常物品的一种礼貌的代称或顶替。事实上它被摆在竹条编制的茶几深处,或有或无,随了随之到来的更为现实的现实一点点远去,那远去的声音里甚至连准备的告别语都没。
只是它在热气腾腾的蒸汽里叶片依然没有散开,只那香气飘出了杯,虚张声势和恍惚溢出了杯外。

这并不影响我随着生活拥挤的海潮一路向前的步伐。
被角度越切越小的婚姻生活的画面里,存在着如同烟雾般清晰可见的迷茫,存在着摩擦身心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存在着从细微到鲜明的矛盾。快乐的,琐碎的,才投入的惶然,生计的奔波,不同习惯不同价值观的磨合。美好的,神伤的,那时感觉生活真的酸甜苦辣咸都一并涌来了。
唯独少了茶,那时起的我似乎忘记了茶的味道,只关心琐碎的日子。作为调剂,它从生活的绳索上蓦然断裂坠落,落向不知是软质的还是硬质的大地,回声处,是看似轻松实则空虚的笑声。
某种事物的流逝当做成长中的因由的话,那么时间的因果真是个耐人寻味的词语。
 
我在那个冬日午后的阳光里走了很长的神。虽在前一天夜里的失眠里,我做了很多和生活有关的梦,梦里有哭有笑,有痛有乐,有悲欣也有挣扎。梦里我人生的一面永远贴着一张象征性的符号,每每在我填上姓名后有人拿着那符号在背后一一对我核对。
我撕了那张象征性的符,撕心裂肺又毅然决然。在时间的一个巨大的交合点处,只有自己明白那些眼泪的重量,它不造作更可理解成一种悲哀。
有个声音说:翻过去吧,有点沉重。
有个声音说:是什么啊?
     
是啊,是什么?是什么让我在冬日的午后怆然回忆起十几年里那些真实的无法计算的记忆碎片,以无畏状誓死抵抗着步步靠近的冬。
那冬里有改变,有平静,有恒久?甚或,有被遗忘的那清苦的袅袅而至的茶香?
只有茶香是简单而真实的吧。

又想起父亲的茶了。它作为一种必须在父亲每日的体内延存。其实甘苦什么的,对于每个人来说从来也不缺,它是生活赐予的来路不明的必需品。
那之后我回家,父亲坐在房间茶几一侧,帘子遮住了倾泻而下的热情似火的骄阳,使得屋内显得较为暗些。父亲不紧不慢地倒水喝茶,不紧不慢地和我说话。我说下次给你买好点的茶回来,他抬头笑说:怪贵的,不如这喝的自在,费那钱干啥。母亲嗔怪他老了活孤了眼里只有那茶了,小声笑骂他给我听。父亲亦是听见,只是笑。他对母亲的好脾气随两朵茉莉沉入杯底,平平静静的水面让人安静,让心平衡。
他是喝惯了那浓烈的吧,浓烈中一切柔软着各归其位,来者不拒,失而不惜。喧闹处,浓茶一杯,自处一隅,老实生活,自在而为。清贫处,浓茶一杯,什么委屈和清苦化作了浮叶一片,倏忽间静止不动。

我低头说渴了,端起杯子将那茶水一饮而尽,依然清苦的感觉。并没因了岁月将原本的味漂白,些丝清苦,维护着关于生活无声落地的意义。
又续了水进去,褶皱的叶片,开了几水的花,已找不到一个简洁的完整。却还有清香,浮动在可有可无的气息间,生出轻盈之感。

他日,有人拿来几盒茶。先是信阳毛尖,清淡处又有星星点点的咧香,唇间自有一番清冽久久不散。后又拿来白毫,喝一口便喜欢上了那味,黄昏时坐了泡几杯,像空寂的林子。
嘴巴最是懂得舒适与否的,它会告诉胃和心,什么样的味道会让你欣喜,什么样的味道会让你喜欢,什么样的味道会带给你真切和深刻的体味。
四十几岁的人了,没喝多少茶,只懂得茶是靠唇齿鉴定。唇齿间的尘埃落定,内心的需求和渴盼清晰明了。
人生存在的意义如茶的存在,每一阶段什么茶被你碰上被你喜欢都是命理,清苦的,清喧的,都是你的一部分。你跳脱出来,才能分辨的清。
该自在就自在,该快乐就快乐,该笑就笑一笑吧。沏茶一杯,喝到最后清淡寡然的,一切,又都在了其中。
世事清喧着,因为和谐的律动而有了韵律。世事也图个纯粹简单,原本也无需弄太明白的。

捧一杯茶,站在窗前的光里。痛彻沸腾的妖娆过后,叶片悠然落入杯底。
少了些颤抖欲坠的,更好些。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