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何处惹尘埃  

2014-02-13 13:2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未打开的笔记本在被打开的一瞬,看见那些点状的形而上的灰尘莫名其妙挤压在一起,遂用棉签蘸着酒精在镜面与键盘折腾了十几分钟,直到上面满是酒精擦拭过的痕迹才罢休。却已没有了玩的兴致。
     见不得落有尘埃的东西,甚至门外一袭光进入,在亮与暗的对比处,见尘埃在那里不停旋转,盈盈绕绕着不肯落下,会想到学生时代大扫除时飞向嘴巴鼻孔的灰尘。知道其实尘在空中无处不在,阳光通过它过滤出了颜色,又一点点变幻出了天地万物。却依然不能够在寂静一角对着不停飞舞的白色花朵有一丝一毫的释然。脑海中这不知倦怠的白色花朵,似乎想要覆盖住马上要升腾起的灿烂一般。 

     春节去姨家拜年。小表哥才盖不久的房子锃亮明堂。姨坐在卧室沙发上,笑盈盈地拉我和侄儿伸过去的手。我的注意力却在茶几桌椅衣柜上面,看是否坐有尘埃。我不知我为何总注意这些,只知彼时低矮的土屋,卧室最值钱衣柜上永远不曾抹去的厚厚的尘土,它们是这个家的一部分,它们和土屋一起并存着,一样的具体,一样的无有冲突。而我在姨家土炕玩,在姨撕扯棉花生出的尘里的开心每天就那样被源源不断生产出来,它们是一种如尘般轻而薄的物体,卡在幼时身体里某个发软的部分。
     土墙土屋的年代,土把一切隔绝得很自然,也很自由。放学坐在土地上玩石子,用瓦块在土地上划拉就划出了一座城,几个玩伴围着城玩那种叫做“跑马城”的游戏。还有村子东头的土壕,长长的斜坡在孩子的滑溜下明亮如同滑梯,不倦不殆地滑溜着疯闹。天黑的时候,各自恋恋不舍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不情愿地回家。飞舞的尘的热度在那个地方,那个环境,那个年代发挥出了最反复的力量。土壕里穿着花短袖松紧长裤的我和围在周围一起疯闹推搡的那些男孩女孩,这个情景多年之后一直在脑海反复出现。它好像始终停留在心的一个位置,猛然回头看时流畅得生出了花,灿灿地耀着眼。
     尘是贯通的出口,现出记忆之内那些淳朴而有懵懂的无邪的面容。

     当然,反复出现的最后必定少不了母亲。
     我满是土的手终于被压在了水盆。母亲压着的手有力而笃定,让我挣扎不掉。
     “我只是在玩。。。。。”我委屈后被眼泪彻底模糊的视角斜过去,想反抗出一些词语来,又被母亲有力的手压到水盆,那些词语在水面上打个转,变成泡沫四散而开。
     那时与土的亲昵与母亲有力的抵制,统统因为各自的理由存在着。想母亲如果能明白暴露在尘土面前的我的无拘无束的心的话,这是多好的事。
     可惜长大后的我对土的厌恶却日渐甚比母亲。床单被罩两周一洗,衣服两天一换。心里对土升起的尘起了蓬勃的抵触,甚至感觉眼睁睁看着它们肆无忌惮包裹住我的身,只有三天两头地涮洗来宣泄某种厌恶。

     四下望去,水泥砖块垒起的墙越来越高,土在它们中间变成混凝色。日子过得就像被四壁的城围着的一角,即便偶尔掠过疯玩一把的心,也在钢筋水泥的烘焙下渐渐软化溶解,直至慢慢蒸发。
     单纯天真得一塌糊涂的日子在尘埃深处望不见了,一切都浸在了飘渺深处的记忆里。
     虽明白,却也无奈。
     日复一日就让生活垒起的土块一点点磨掉内心里欲破土的利刺,日复一日看着它变得圆滑无比,身心却不能在这样的圆滑里畅滑。偶尔的偶尔,呼唤上一次简单纯粹万岁,像镜中不能正过来的影像,消寂在了虚无之处。
     一直记得曾经在博看过的一个女子对于飞舞的尘埃的描述,写到她坐在尘埃里安宁无比,且看着桌上厚厚的尘埃不愿意擦拭掉,觉得那是种欢愉。之后很久想那种欢愉从何而来,或因她的童真,纯粹?

     于是,一个艳阳天的晴空下,我打开阳台的门,让阳光照在我身上。看光里那些飞舞的白色花朵,它们轻盈飞舞着,有花开满了空。我想象一切都很轻松,都很简单,我大可闭眼享受一会。
     但没过多久,是的,没过多久,我情不自禁站起身,拿起抹布,从茶几、花架、博古架、床头、榻榻米甚至地板,所有我能看见的地方一一擦过,我想,它们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埃了。。。
     儿时,现在,早已没有一样的心境与心致。同样一颗心早已被分割成互不相容的两个个体。
     那么简单,那么轻松,自然而然无所拘束的美好——原来,我早已不能。
     原来,那惹了尘的,是心!

(注:何处惹尘埃意思是不会染上什么尘埃,揭语。此处仅可解为字面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