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2013-07-28 10:05:10|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喝了很多的中药,都是在药店抓了熬好直接拿回家喝。药店熬药机器是那种带电的容器,将所抓的几付药剂全部倒入,注入水,在设定的时间内进行熬煮。药与水静默地转一圈又一圈,最终混合成半黑半黄的液体。

     药店是我来这个城市就已经存在着的,店外汽车人声络绎不绝,行道树高处的枝桠占满了街道上空,阳光被逼迫得只有一些罅隙透过。楼房,汽车,都像具有时代特征的物体。店内,除了杂沓的脚步声,就是那口现代容器常年四季冒出的浓厚的中药味。现代人多怕麻烦,忙碌的奔波似乎也没时间回家熬煮那个东西,大多买了药加了工钱在店里熬好了即热即喝。偶见几个抓好中药提了往出走的顾客,身后也是药剂师忙不迭的叮嘱:水泡二十分钟,头遍小火熬制二十分钟,二遍小火十分钟,记得啊! 这些叮嘱是医者的职责,亦可见现代人亲自熬制中药的稀罕了。

     昨日在橱柜底下翻出落满灰尘的药罐。记得是十几年前买的,亦记得那是买来熬药给一个陌生的女人喝的。那时熬制的心情比那中药还苦涩。如今,这苦涩意味着一些过去的事物、过去的感觉,痛也罢,酸也罢,永不再有了。而这黑色的药罐,经住了漫漫岁月里稍快一些的“逐一消失”,它呆在一个十几年不曾被发现的一隅,似乎就等着有朝一日拂去尘埃派上用场。

     拿出它只因玲的话。她说以前给她看病的医生告诉她,中药还是要自己熬着喝的好,那省事的机器没熬到药的内里,药的作用也就弱了些。

     那好吧,就让那沉寂已久的罐子派上用场吧。走出来的时候身后药剂师的叮嘱似乎比给别人的更长了些,大概想我定是个没熬过中药的主吧。

     十年前我熬过,它是越熬越苦的。更久远的以前我是看着外婆熬制的,那味道是什么?记得外婆没说。

     

     小时父母在外工作,哥哥们都跟着去上学,只我跟着外婆住在老家的老屋中,那时老屋院子空地是夯实的泥土地。七几年的乡间,青砖与水泥是极为稀罕的玩意,除了顶上覆盖一层青瓦,房体都是泥土垒制。不一而外的是家家都有大片的空旷的土院。黄昏,外婆拿过院墙角那两块被烟火熏得发黑的砖块,在院中一个透风处相对着垒起来,底下留可塞入麦秆的空隙,上面放上药罐,简易的熬制台便搭成。

     外婆划亮火柴,点燃一小把麦秆,空旷的院落便青烟四起。偶有倒风刮来,坐在跟前的人便鼻涕眼泪就都流了下来。那刻的我可是不管不顾的,拿个小板凳坐在外婆身边,一手扇离飘到眼前的烟,一手抓过外婆手里的麦秆,不停地往药罐底下塞。外婆边低头趴在火边去吹,边喊着:别急,别急,我的小祖宗,药可是要静下心慢慢熬制的。

     我哪管这些,硬是一把一把地塞着麦秆,兴奋地看着浓烟弥漫了空空的院落,似乎淹没了一个女孩刚长出的微微的寂寞孤单。

     火光中,外婆一遍遍说:别急,心静熬制的,喝着才管用。

     火光中,外婆脸上表情是淡淡的。

     火光散去,就着天边最后一抹白日的光,外婆端着药碗坐在门槛上。我仰头看着她一口气喝完,问:苦吗?她摇头,然后对着我笑,那笑亦是淡淡的。。。。

 

     而今日,年过四十的我,重新煮起这锅人生的苦药时,方才明白:三十年前那方空旷小院飘起的浓烟里,那被熏得黑亮的药罐中轻慢熬制的,是外婆看尽风景浅悟人生的淡然。这淡然是无数个院落门口的日落黄昏;是无数个翻来覆去的冰冷的夜;是无数个日夜对着的黑白默片;是尘光里无数的、轻轻叹出的气。

     这些,都需时间容器的熬煮才得以成汁。这汁,永远都是苦的,它是生活酝酿了几十年后赋予给神经味蕾的反馈。只有你阅尽百味,才能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充当了以无味延续的物选。含有你所有的对各种大伤小痛的体察,对千疮百孔的认知,以及对生活的顿悟。。。。

     突然就释然了。

     机器是冰冷的,它被器物所限,即便再加热,也缺少肉身漫出的静然的内力。

     只有阅尽风景浅悟人生,才会静然看着药罐里的药被热气微搅。你身体内伤痛的,脆弱的,软弱的,便随那苦味流向了无尽深处。

    

     药就在燃气灶上熬着,另一边灶上,晚饭马上就要好了。不同的是,做饭的我带着的是比以往更平顺的心。

     不远处的手机亮了一下,上面显示:今天的药熬了没?要记得喝啊!

     那么,这多了关心与爱的药,那苦味便是更淡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