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那一声“哎”  

2013-05-28 02:28:34|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闷在屋子很久。外面,午后的阳光肆意地洒在凉台上。这肆意的光依旧,二楼的林林总总依旧,我站在满目照耀的依旧之下,一言不发。这光芒,这灵性的万物,我又何尝真正在意过它们的存在,它们却依旧存在。
大概很久了,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单位,租房,家。总是来往匆匆,我有那么忙吗?其实不是。每天来去匆匆的,为了一天的到达而不断向前。
就在刚才,借来看的一本书后被谁用圆珠笔写了一句: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这是汉乐府的一句,估计某个喜欢诗词的姑娘顺手写的。她写的时候心情不知道如何。我看见的时候觉得空气款款般跳跃了一下,温润的感觉。想像那个画面:一个绾发的女子迈了碎步,一半是烈焰,一半是羞怯。不同年代不同人物,让爱情穿着不同的外套,在时空闪烁着光亮。
片刻,起身,走出门。走过街道两边林林总总的店铺,每天从它们面前走过,不同的是今天脸上有着充盈的笑意,心底起伏的感应。有谁知道这平平奇奇的躯体,却在各个时段切合进了各样的思绪,它们旋转着挤在一起,不时地变成一瞬从外面挤进或者流走?
漫长的或瞬间的,都如同定格在手机上的时间一样,皆变在无形之中。昨日,你盯紧它,它停留在一页的首端。今日再看,已了无踪迹,只留另一种情绪在另端了。
坐在四路公交车上,车轮碾着黄昏的光线,不知疲倦的尘埃在光线里飞舞。临街的门面房在视线中一晃而过,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表情交错往来,年轻的,年老的。听见人声与街面店铺烧菜的烟火味夹杂混合。鼎沸一天的街道,在接近一天尾声的时候,依旧是鼎沸的人声。这种活力使我每天走过的时候觉得生活就该如此,一种鼎沸着的静然,我享受这样的感觉。
下得公交,三三两两的老头老太在人行道散步,锻炼。年轻的一家人,孩子在前面嬉闹,夫妻两人后面跟着。走到老车站打通后的路上,这条路打通之前很是不堪,常年淌着的污水自破旧的轨道上流下来,现在被修好后,车道与人行道并存且互不干扰,宽敞的很。两边大片的绿色植物,代替了曾经没落的剥离墙壁。破旧的老车站以城市缺失的一部分在偏僻角落被封存,它注视着新生道路上过往的行人。城市发展,总有些经年的建筑被时间冲得模糊了先前的样子,年华在悄无声息地继续它的步伐,生长更替,从没停歇。

这条路的中段,在两侧散开的树荫下,看见了两个空空的小方凳。今天的老头老太太呢?记得前些日他们就坐在那的。老头拿着依依呀呀的小收音机,里面传出我永远听不清唱腔的秦腔老调。旁边,和他年龄相仿的老太太将眼光与身子倾向老头,嘴角微动,露出淡淡的笑容。风吹过头顶的梧桐树,他们坐在阳光筛出来的疏离的阴影里,似乎能看见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所有过去变成了现在。从过去到现在,那些漫长的时光空白里,几乎没有词语能够描述相扶相携这个词语的意义。它和浪漫毫无关联,却入目三分。光线与声音在此刻变得温情脉脉。

今日的空凳上,老人该是去不远处散步了,他一定又“哎”一声,老太便紧随其后。彼此脸上除了浅浅的笑,只剩下了清静。
在平凡而简陋的时光机器里,堆满了无数由这样的情境而组成的切片。
从容安然,简单美好,这是生活最本真的意图。

一种膨胀而持久的情绪停留在夏日的风里,它们撞击着发出扑扑的声音。梧桐树在夕阳下投下驳杂的绿意,而相守便是赋予其间的及腰的诗意。它点缀在生活的角角落落,变幻成形式,就是从前到后那一声“哎”。
“哎”字出口,一辈子,就都在了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