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尘世:活着》  

2012-12-15 20:45:51|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世:活着》

    每年总会有一次,无奈的静声,无奈的对身体妥协。无能为力,没有办法让它如常运转。总是有一次,在熟悉的当口发现陌生的枝节。很多东西在左右自己,很多东西又无法摆脱。可追溯的原因只有一个,终究是衰老了吧!所以,在被医生告知必须开刀时,我已经没有理由不相信:身体原本就是深深浅浅的窟窿,盛着太多的不断鲜明的细节。

   “没有什么问题,休息几天就行”

   还好,又可以享受麻药那迷幻的滋味了。甚至在最初的几秒到几十秒,我还可以感觉到刀片划过的声响与血液流出的温热。之后,醒来的刹那,眼底日光的绚丽光影蒙太奇般闪过,它们都是旋转的都是与我极乐飞舞着的铺张的点滴。一种通透的纠缠,从模糊的意识传递到潮湿的身体里,引导着自己在蜿蜒扩张,一点点吞并了俗世的喧嚣。——觉得这是多么愉悦的时刻,灵魂出窍般,只要轻随意识,就亲吻了彼此的舒放。如果说麻醉后的混沌是一种境界,那此时,真有点像不可自拔了。

   很多时候我的心愿,不过是祈求上苍给我一个恣意失衡畅快的瞬间。只是,竟要通过身体的麻醉而实现。

   麻醉后临近清醒的几十分钟,是临近仙的享受。没在暗色海洋里,感觉像是漂浮在空中,梦幻般的旅程。太阳就在身边欣欣放光,流云湍急恣意。而我,只是一个几乎淹没在无数闪耀光芒里的很小一点,以无可才可以浮于之上,却是那么惬意的存在。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唤着自己。

   “怎么样了?感觉如何?”

   这一刻我已经离了凡尘,身子轻了许多仿佛飘了起来。暗淌的风声,奔走的流云,在身边绕来绕去,有神仙做形容词般将之簇拥。天空穿插蔚蓝与奇幻,此刻令一切编结成真。

   宛如身体与意识在另一个时间里,不去多想,拒绝的尘埃是如何倾倒的。倘若可能的话,把我变成一只飞鸟也无妨。

 

   真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这貌似矫情的慨叹,这貌似丰富意淫的享受。待到麻药完全散去,睁眼看见熟悉的脸才觉一切不过是——琼楼一梦罢了。没人知道,我那样享受着的混沌一刻,醒来的失望在眉心四荒八合地聚着,却要尽量不露声色。

   医生与亲人都在病人醒来之前如释重负。欢快的潜台词是:就该这样,过几天一起回家吧。

   事实上于我,不过是:新一轮的无奈又开始了而已。

   为什么所有的“回归”都是一句美好的话语,还是我们终究高估了自己。事实上比起立竿见影的欢呼雀跃,它更像是我们将要去的遥远的异地。没有的区别之处在于:身体某处的痛和心所承受的孤单,全都是同一种病症,同一种悲哀。

   用很长时间来记得那混沌一刻的明媚,如此一年一度的疾病也变成难得的奇幻之旅,它会在时间前后产生一个巨大的交合点,转折和分开中,心真正地被一切为二。身体上亦长出了绿色的草,一部分降落到土地,一部分随了奇妙的魂灵在自由嬉戏。不需要别的什么,只要能让心迷路一阵暂时忘记方向。

   

   结尾如前面所叙一样,非常混沌化的。

   既然醒来的每一天依然有足额的绿色,依然有寂寥的流云和不知疲倦的烟尘,必然说明其实人生充满了光亮。哪怕仅仅因为这个,也足以让我有一刻的心花怒放。

   那么好吧,落笔就是寥落的不再回头。

   活着,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