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声色蒹葭(3)  

2012-12-15 19:54:03|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色蒹葭(3)

    呆过几个不同的地方,路过很多地,终是没远离过北方空旷的荒芜。刀朗唱到:“我站在北方的天空下,思念的你远在天涯.....”对一个地方的情感被渭河岸边的风逐渐分解,离析在空气中的起点与终点终被心境拉成失去弹性的线。唯一的度量即是某天,某刻,掠过的一个眼神,惊起的一丝涟漪,心中痉挛般暖与疼。

    曾经以为如谜般的青春,它会在某个路口等我与它狭路相逢,继而轰轰烈烈地控制所谓幸福的话语权。要经历很久很久才知道,幸福源自某个人轻而易举的承诺,它仅仅改变了无助的理由。

    没有谁的青春美好得如同冲积在枝头的花瓣。在陡峭的枝头,你无法保护它,覆盖是一定存在的。新的花儿开了,旧的断痕不断缩小成微弱的盲点,沿着灰色的路线压缩,完结。如同某个身体部位的结痂一样,不用直视,仅凭触感就会明白内心的软弱来自何方。

    即便这样,偶尔还是希望身体最初最完整打开的那一面,能够在某个时段停一停,那个将音响调到最高分贝的张扬期,我真的想让它们停一停。让我伸出手就可抓住。

    没法阻挡的,这光阴。

    没法战胜的,这立杆见影的光景。

    没法保存的,我尚且以为的珍宝。

    时间销弭了所有流向昨日的流光,又让记忆美化了所有来不及成熟的情感。

    有人在说:我喜欢你。

    有人在说:那么,再见。

    泡沫,流水,夜夜看见它盛开如花,带着信誓旦旦的褶皱。

    很不幸它们很快成为轻描淡写的某个特定场合特定心境下的空白点,被漫天的光线剥夺了声音,剥夺了动作,剥夺了那个年代所赋予的全部的惊叹。

    不断前行,不断过去,敏感的年纪其实留有太多的空白。

    总以为是自己的,总是自己的,却不知时间的背后,终是两手空空。

    也许好多温柔的词语一经产生就被输送到各个角落,那输送的过程就像大树在风中不停掉落它的红色花朵,你碰见了随手接住一朵插在胸口,就成了梦里的第一或唯一。这无数的第一或唯一,堆在一起成了一束凭空开放的昙花。留下的只是面无表情的麻木。

    现在,我就要说到了现在。

    现在我过的波澜不惊,呼吸尚且均匀,且一点点试图漫过岁月的河床。此刻我就听着音乐,手拿笔在书写。写这记得的,记不得的。它们中的大多早已不经允许就擅自消失,反复听到王菲唱道:“以日以年我行四方.....采而佩之奕奕清芳...”并且试图从一段音乐中睁开眼,不是回忆中断,不是日子被慢慢蒸发,而是音乐一点点瓦解了内心。

    曾经以为有家即可容纳了一切。身体,温度,影子,塞在一百多平米的空间,听孩子撒娇他在微笑。偶尔透过窗户看不知疲倦的烟尘,默默地飞舞,是多么美妙的快乐。其实快乐每天都在,只是哗啦哗啦的心声亦是每天妖娆而过,一遍遍。它们在空隙与角落发出单调的声响,裸露着细细皱纹下突起的波澜。那是永不可为外人道的,混沌苍白的波澜,仅限于在眼睛的余光中起起落落。

    如果浑噩是一种真正的生存状态。那么,我过得算是很好。听见安然的声音像冬阳中的梧桐叶漫不经心地摇摆。却唯一喜欢做的,是在黑暗的夜里,默许滂沱的雨水腐蚀内心的安然。晨起,依旧衣着光鲜笑意盈盈地出门,用平静的口气和认识的熟识的男男女女打着招呼,甚或开几句不痛不痒的玩笑。这些都不矛盾。

    渭河平原的风依旧带着北方厚重的泥土腥味。

    生活并非童话,谁都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