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声色蒹葭(1)  

2012-12-15 19:51:21|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色蒹葭(1)

    记得刚过去的秋,叶子与雨水纵横交错,似乎还没落到地面就被掩埋与蒸发,延续着一种叫做换代更新的东西。人倒更像一丛燃烧着的烟,在某个交汇点状如粉末,灰般飞散。

    这不免让我有些恍惚,陡然起了“黯然销魂,独自伤悲”的意味。一瞬凋零,不能说那是悲的,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又不能说那只有一瞬。冬的孤寂,浸不透隐约的离情,也刮不散阴冷的风。斑驳的,自是那无尽的烟雨迷蒙。

    其实是很安静的,安静到安于每日的柴米油盐,安于偶尔的无所事事,甚或无故地予这无所事事中夹杂些许的无聊。这般状态是很久以来所没有的。它让我迷惑,又让我静然,甚至少了书写的欲望。在以往这是可怕的,因为不写好像日子不像了日子,而我更不像了我。(这样说似乎有些矫情。)有些东西我必须习惯。我对自己说。比如我要习惯没有你的日子,习惯一切就该是这样,不在文字之内,也不在红尘之外,不带一点感情的漆黑。似乎用到漆黑太过清冷,但它此刻看来,触目却非惊心。甚至带些欷歔的意味。

    一道道掩映在漆黑里衍身而来的光线,纵使各自孤立,却反复悸动。如钝口的刀,残忍地将开篇与结局斩成两段。一段流水般轻轻淌过,一段苍白如空白,两者无从交集。却最终留下一个敏感而嗜血的切口,触到了,寂寥地疼,意象般的无奈。似乎只在某处,轻扯却是全身,将全身血管脉络搅得乱云飞渡,四通八达,无有边际。

    突然醒来的夜晚,最喜欢的是暖气透出来的气流,让人有继续昏睡的意愿。听着音乐,对着计算机青蓝的屏幕发呆。许嵩的音线极迎合了《半城烟沙》的狼烟阵阵。“半城烟沙,随风而下,手中还有,一丝牵挂.....”古筝或者琵琶还有萧的演绎更好,更能平添忧怅的意味。灯光在一瞬间暗去,许嵩干净舒服的声调来不及保存,随着黑暗即刻融化, 留下一个模糊的音影,徐徐环绕。

    有些时候,要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字而已。宁愿在悲与凉中憔悴,也不要一些东西变成可有可无的鸡肋。更无法忍受在日复一日的消磨中变得寡淡无味。

    非常没有真实感,或真就成了这样的感觉。

    不真实就不真实罢。

    从女儿书架取下的笛安的《告别天堂》,放在手边很久了,还是没有翻到结局。书被随意地放在枕边,想看就看几页,不想看就撂下。或许是年龄,或许是心态,思绪总会莫名地在某个声响处,某个分岔口,某个思维临界点断开。倏忽转向书本,不知所以然。似乎很多的精彩延续,江东,天杨。我只知道了一个故事的开篇,久久无意于它的结局,也丝毫没有急切之心。由它去吧,即便知道结局亦是无能为力的事。看到动容处依然会泪流,理由有时候有点莫名其妙,这点似乎足以证明我还没真正老去?记得广州亚运会开幕式那晚,第四篇章有个难度很大的节目,空中垂直的钢丝悬挂几十个年轻的来自武术院校的学生,他们要在几十米的高空凭腰间一根钢丝的牵引做各种翻跃、飞、走的连锁动作,其难度可想而知,然展现在荧屏的他们却轻盈如燕雀,优雅而完美,蜻蜓点水般露出的翅翼扇动得我的泪腺又一次崩溃。原本还是这般脆弱,无论是感动,还是撼动。无论是源自疼,还是源自悲。

    水声阵阵。一直。

    没有原因,无须原因,却在莫名其妙处因疼而清醒。

    这疼提供给我鲜红的血液,让我安静到麻木。不想不思的时候,周身流淌的依旧这般殷红,艳红。这感觉我还记得,如果恰好你还记得。

    为什么要听要说这千篇一律的鬼话?一遍遍再加上各自漂亮的点缀,用以欢欣鼓舞,内心安逸?

    目送欢腾的鱼群告别,清冷的水域只在小说、电影、歌曲里才会变得光彩熠熠。现实是,沸沸扬扬的冷气,孤寂的声响,在没有界定的地方,一遍又一遍。

    雷同的。

    苍白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