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我必须一点点剥离自己  

2012-12-15 19:27:48|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必须一点点剥离自己

在那之前我看到了什么

冰凉的腮,冰凉的呼吸,冰凉的干涸

 

请原谅,我清晨上班前再一次将身体洗了又洗

原因却不是因为北方多尘

中午我为了厨房活色生香

若无其事地打开笼头,其间总是忘记关上

流水依旧保持以往的姿势

我知道,夜晚

我还会泡一杯咖啡

悠然地看阳台的蔷薇一点点地开

一点点地鲜艳

 

那个彩云之南的德格海子

我从未想着走近,却已没有一朵花

甚至千里红,甚至一串红,甚至

一条鱼的最后一滴泪

 

最后一声叹息消失之后

我该剥离我的裙子,皮肤,嘴唇,咽喉,骨头

它们所有的欲

是的,它们活着,依然活在病里

它们和你的,他们的,人类的挖掘,开采

践踏,掠夺这些数不清的病态的词语

踩在数也数不清的草尖上

 

这越来越深的深渊

没有什么比泥土中间的化石

更苍白更尖利

没有谁比那鱼的眼睛更渴望清醒

渴望看清谁是砧板刀尖之外与它一起

陷入睡眠的敌人

 

这日日逼近的沙化时代

我怎么能够继续说

蝴蝶,顺着流水爬进了窗棂

花朵,以洁净的名义住进了阁楼

 

我只能一点点剥离自己

哪怕,我假装无关痛痒,假装畅游

假装大好河山多么美

甚至,假装溺水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