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想吃爆米花的时候  

2012-12-15 22:36:55|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吃爆米花了。当这念头起来的时候,某种香甜的,具体而熟悉的气味笼罩了我,
     从手机翻出久已不用的电话,只有当那甜味突兀地兴起在脑海的时候,这个被冠以“米花”名称的号码才会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继而在亮起的手机中停留半刻。
     应该还有别的名字的,只是我不知道,只是我只留存了一个象征性的名字而已。此刻这名字好似泛着奶油的甜蜜的温暖,而那温暖唯一可以连接的,是手机屏上的冷光。
     我搜肠刮肚地想着电话那头接通,我该如何称呼对方。“你好”又或是“我是住在某地的某某某,想要米花”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那声音暗哑而苍凉,甚至透出了憔悴。我赶紧说,你好,我想要米花,你今天路过四马路吗?
     “今天不行了,我生病了, 改天吧!”
     “哦,那行,改天吧!”
     电话断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胸口有些闷。

     去年这个时候,我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吃了一个冬天的爆米花。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刚从超市出来,走到小区门口时,看见有人手中提着一袋爆米花,从扎着的袋口依旧冒出来浓浓奶油的味道。四下望去,终于发现小区门口右边的弯道上停着一辆机动三轮车,车旁站着一个老头,手里正摇动着压力锅上面的摇手。那是一种经过改装的能爆米花的高压锅。他的旁边站着几个等待的顾客。
     在那之前,我已经很久没吃过爆米花了。在幼年的记忆里,这是个最美最甜的吃食。寒冷的冬季,夜幕早早遮住了乡村,却总有那一簇晃动着的火光,将白天还没发挥完激情的年少的我们重又聚集在一起。火光中,映出的是一张张傻笑的脸。那爆米花的人就坐在火光边,摇动着手里的转轮。而腰几乎弯成那转轮的弧度。所谓转轮,也是一种两边固定架在火光之上的器物。
     排队等候着的人很多,不断有小孩疯闹着冲进冲出。夜晚黑色的幕帘在火光边冲开又合上,给人兴奋又满足的感觉。那时候,这种器物是最神奇的东西,家里拿去的玉米、大米之类的倒到它里面,在火上转一会便会蹦出一大堆香甜可口的吃食。那时的心中,这器物好像和魔法师的道具没什么区别。
     经了几十年的演绎,如今这器物变成了高压锅,曾经的炭火也改成了煤气。只那甜腻的味道闻起来依旧甜腻,诱惑着我的视线。
     我快步走到跟前,正在爆米花的是一个老头,六七十岁的样子。站在那,冬日的风将电动三轮围着的塑料棚吹得呼呼直响,也将他的罩衣吹得一角翻了起来,虽穿有棉衣,依旧单薄的感觉。
     “忙完就给你爆,马上了。”他的语气让人觉得温暖。转过头我发现那样冷的天他额头竟有汗渍浸出来。他麻利地打火,倒玉米粒,放糖、芝麻、奶油,然后不停搅动,用另一只手拿出两个篮子摆好,继而关火,倒出,将装满米花的两个篮子合起来抖出零星的没爆开的豆子,然后装袋。
     步步轻车熟路,不留一丝罅隙。
     那天下午我情绪高涨极了。原因很简单,他爆的爆米花甜味香味都恰到好处,毫无悬念地将我的味蕾再次刺激到儿时的轨迹。
     
     那天之后,留了他电话,名字是“米花”。之后,隔三岔五便打电话,在他经过门口的那个时间段等他的米花。
     之后,他的五官变的清晰起来。每次等他忙的时候,我都与他聊天,偶尔不说话也是默默地看着他干活等着米花出锅。
     他不是一个善谈的人,往往是问一句答一句。简短的谈话却能感觉一个老人的善良与温和。记得有次问到他的家庭,他说他一生未曾娶妻,说的时候没有一丝落寞与不高兴的神情,似乎那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很好奇他年轻时的大片光阴是如何度过的,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过得挺满足的。或每日走街串巷微薄的所得,每月政府的少之又少的保障金,这些也都不重要,他依旧微笑着一路吆喝而来,又微笑而沉默地收起他赚钱的物什吆喝而去。
     有时候,想吃爆米花了,一个电话打过去,然后站在小区门口等熟悉的吆喝声过来。等的过程好似一个钟情美味的女人在等着她美味的情人。第一次想到这句话我就笑了,看见他依旧掩饰不住笑。那笑是对一个老人将老暮之躯卡在生活饱满缝隙处的尊敬,亦是清苦岁月里,出现在心上的一缕温柔。
     他在阳光照不进的死角里,持续着无奈却又积极的真实。
     我无法给出一个属于他的完整的故事,因为每次匆匆几分钟,我不可能捕捉到更多的信息。我只知生活继续,他的身影在日子里繁衍,留下一串无声无息的脚印。

     有时候我们所察觉到的,都是生活漫不经心地做了铺垫的。一个人,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在尘光的映衬下渐渐模糊,直到看不见。太多这样的人和事,只在你察觉之后那一刻,心难受得翻来覆去。
     更多时候,其实我们都是无知无觉的,我们在自己的故事里都走不出,如何会念念不忘提起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个冬夜,因为想吃爆米花,我才想那个给我爆出香甜记忆的老人如何度过他病中的漫漫长夜。在写到这句的时候,我结结实实地难受了一回,这是实话。眼望出窗外,看上去廖淡星辰的天,深得像没有出口的车厢。远处的灯火在黑暗中摇曳,明明闪闪的——和痛和苦没有一点关系。
     生活,原本就是无声沉静的海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