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甘南行之——过心  

2012-12-15 22:24:29|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没想过这一趟远行究竟对我有什么样的意义。至少可以确定的是,这比城市那角天空更广更阔的草原,在几天的反复注视中变得越来越野,越来越大。太阳在绿草甸上筛下跳动的光斑,空气里满是浓郁的草香和隐隐的酥油香。

       山体与蓝天白云之间是一道道美丽的弧度。

       此时你觉得你存在的意义就是:为这美景奉送上眼底心底那暖暖的光彩。



       就这样一路走下去,似乎也很美。迤逦蜿蜒的路,羊脂白玉般的朵朵白云,我们这些从喧哗的小城移出来的人,在各自的轨道上,寂静地等待相逢的刹那。

       世界如此简单多好,我就一定会放弃所有的顾虑奔赴而去。

       人生,如同这前行的路,暗藏着许多的未知,无法预测的事情,太多太多。只是没有谁会一路陪你一起走到尽头。唯一让你不感觉孤单的,只有这青山白云。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车行若尔盖草原,往碌曲的路上,远远就看见了这座纪念碑。

       走上山坡才发现,这是当年红军长征时十大元帅中九大元帅走过的草地。1935年8月,红军长征途径这里,挺进甘肃。当时最艰难困苦的阶段就是爬五座雪山和过阿坝若尔盖草地。这片美丽的草地,曾经却是野草茂盛,草地长年笼罩阴森迷蒙的浓雾,走进去便不辨东西南北。史料记载,有一万多红军战士没能走出草地,长眠在此。

       十大元帅中,唯陈毅没有踏上长征路。他被中央留在南方,领导了南方八省的三年游击战争,因敌我力量悬殊,其艰苦程度并不亚于爬雪山过草地的长征。



       如今,这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空气中这浓浓的青草气息,所有的一切证明生活早就以令人满意的完美姿态降临。

       这片昔日的草地,早已没有了昔日的泥沼,无论人们记得与否,它渡给你的依旧都是源源不断的力量。

       没有妖娆与华丽,这片草地,清寂得有些孤单,却不妨碍它内敛、含蓄、天地合一的完美呈现。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羡慕极了住在这帐篷里的人,听悠悠天籁,看尽风云万里。而我们,偶尔抽身出来,却还是喧闹嘈杂的人群与足以淹没你的空间。

       这么干净,这么明亮,这么寂静自然。只是,我终究是要与此情境背道而驰的。人生又有多少背道而驰的时刻,转身的瞬间,谁目睹了那错愕?

       如果仅仅用因缘这个狭义的界定来喜欢一个人与一个景,而不是用情,该多好。

       如此,便没有了空,没有了一闪而过的脆弱。



       沿途看到这个人群聚集的地方,领队同意大家下去看看。一问知,这里正举行一年一度的赛马比赛,聚集的人群都是方圆几十里几百里赶来的牧民。

       赛马是草原最为隆重的节日,场地设在草场里面最为开阔的地带,周围有很多以供娱乐的帐篷。

       一般赛马时间为一年中气候最好的六七月间,我们赶巧,逢赛事的第一天。

       只是参赛马匹在马场最里面,刚赛完一轮此时正在休息,只能远远望着。



       阳光下的赛场,欢乐的气氛在温暖的空气中似要淌下多余的什么来。他们就这样,在午后柔和的阳光里,散发无比单纯亲切的光芒。我似乎看见一个个小女孩、小男孩,跑着笑着,虔诚地祈祷着,逐渐长成现在的模样。

       那被造物主唤作无常的恩赐,饱含幻想和欲求的纠葛,没有野心与欲望,唯独对精神信仰所看重和极力维护。于他们,是一种与这尘世格格不入的骄傲。

       或是静水无波,或是平淡安稳,这般简单的存在,从容地注视着往来的过客和这些过客所带来的喧嚣情怀。

       长天之下,没有城市高楼,只有漫无天际的青色原野,只有单纯的草原人和流转的风,年复一年吹奏着相同的旋律。



       它不是今日赛马场的主角,却依然像个斗士般骄傲地跑来跑去。

       牵这马的主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皮肤因常年高原太阳辐射而显得黝黑粗糙。问他上过学没,他拉了拉马的缰绳,用我略能听懂的汉语说,这里是牧区,牧区孩子少有上学的,他很小就开始放牧了。他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平静。

       其实可以想象得到,他们或终生都无法离开这茫茫草地。他们以一种生下来就习惯的方式生活着,信仰作为存在的一个层面,却搭上他们的人生、想象和忠诚,以换得这如同马般的悠然——

       他们已接受这代价。可喜还是可悲?我不知道。

     

       半小时过去,依旧没有继续比赛的意思。有人跑来说已经开始焚香了,念经祈祷完后就开始了。因还要赶几小时的路才到住宿地碌曲,终还是没看成这难得一见的草原赛马。



       下午七点多到碌曲县,到宾馆放了行礼,简单洗漱后来到碌曲街道。黄昏的碌曲县城,建筑物排列很是整齐,街道宽阔,人却是很少,像一个空荡荡的壳子。

       沿街遛了两圈才锁定一家饭馆,和同事一人要了一碗削面。说是削面,其实是揪的长面片。给年轻的店老板说多来点菜少来点肉,不爱吃肉,其实是怕吃不惯那做出来的味道。而不想吃肉在这是最大的难题。长期的牧民生活使这儿的人习惯了四季食肉,加之高原气候下蔬菜品种本身就单一和匮乏。

       面端来了,肉依旧很多,菜自是很少。所幸味道还是不错,牛肉切了大片大片的块敷在面上。

       吃毕看时间离晚上放热水洗澡时间还有一会,便一个店面挨一个店面地转起来。

       县城两边所有店面,店内货物主要就是各种各样的布匹和地毯,颜色都是极其鲜艳。布匹用来做袍子,一年四季都是。地毯则是铺在帐篷中,起防潮和装饰的效果。

       整个碌曲县几乎没有成衣店。很难理解一块布长年累月裹在身上的感觉。如同我很难理解这单调枯乏的生活是对内心持有单一意志信徒的限制,还是对于信仰的一种点缀。

       却在店中发现了各式的灯盏,依旧色彩艳丽。这里很多人家都有类似的灯盏,里面灌注融化了的酥油,点上就常年不熄。酥油是藏民招待客人的上品,燃着的酥油,更是被示做敬天、敬地、敬神佛。

       几天来,这散发出一样气息和热量的东西从未消散,几年几十年更是如此。

       这片土地,也就是这般以它独有的力量影响并圈困着每一个存在其上的人。



       每问一样东西的价格,一个略懂汉语的小姑娘便问这位在店内一角做缝纫的大姐。

       大姐说我们听不懂的藏语,小姑娘又翻译给我们听,每次回头,大姐的笑都让我倍觉亲切。

       我知道这笑是存在的又一个层面,像绵延的青草一样朴素自然。

       物品和食物的匮乏,是否需要真正改变,我并不知道。只是他们这种对信仰单一的专注和热情,对生活的清省和落定,却一定不会随时间的更迭而改变的。

       我是个极易心灰意冷的人,需要不同的刺激来新鲜生活,从没想更为新鲜的是否就是更为幸福的。

       这专注和热情或我一辈子都无法参透。这清省和落定,或在我打开生命中某扇隐蔽多日的门后,会看到清泉般的潺潺流动。

       我突然就确信,这就是命运安排给我的,必定会遇到的,一次意味深长的路途。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