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随遇而安的花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日志

 
 

甘南行之——因遗憾,我没回头  

2012-12-15 22:20:23|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中午十二点多,车进入碌曲县。比晨起更冷了。穿了秋季的牛仔背带裤,上身T恤,外罩一件随意的披肩。原以为厚厚的背带裤会抵挡些许高原的风,没想风吹过,竟丝毫觉察不出它的优越性。

     这群毛绒绒的动物就是在我最为冷的时候闯入眼的。真有跑上去抱一只的冲动。毛乎乎的羊毛,此时像极了盛开着的温柔之花。(估计这会只要是看着能御寒的,任何物件我都会这样比喻。)连比喻都充满了急不可待,空旷阴冷的草原之上,它们就显得更加蓬蓬勃勃了。
     问一边的放牧人,原来在牧区一个镇上每家就有三千亩草地的占有量。这分布在广袤草原的草,如果好好养护,会很多年都取之不尽。一头羊按时下价格一千多,一头牦牛按一万多来算,那放牧几百头的,几年下来,绝对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
     眼前,这盛大的草原,在云天之下裸露着它的排场。想起周邦彦的词来:天染云断,红迷阵影。隐约望中,点破晚空澄碧。
     草场太大,一般牛羊都没有专门放牧的人,除非那家有小孩喜欢骑着马跟在羊群牛群后面出来溜溜。往往是凌晨赶出去,傍晚赶回来。一个牧区和临近牧区最大的区分点就是羊尾。各家涂上各家的颜色,以便辨别。
     诺大的草原,偶尔遇见骑在马背上的放牧人,听不懂的话语,夹杂的笑声,能感知的,是他们哼在心里的快乐的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路逢这样的景,还有今天一直以来对郎木寺的憧憬,让我热情一点没受天气的影响。
     车到郎木寺镇,位于碌曲县的这个小镇,处在四川若尔盖和甘肃碌曲交界处,因其特有的地理位置及不同的民族文化而闻名。村中一条小溪将该镇分为藏回两个民族,又联结了四川甘肃两个省份。
     踏上郎木寺的一刹我有些失望。各种拍照的车不断地开进,因下雨路滑而拥挤在镇口,镇中正在修建的道路泥泞不堪。在这个街道加寺院不到两平方公里的河谷地带上,我看到了骑在马上悠然而过的外国姑娘和小伙,看到了裹着脏兮兮藏袍的藏民和裹着白头巾的回民。
     一个地方太热闹了就少了观赏性了。这是普遍的真理。
     避开熙攘的人流,站在一处开阔的平台上,远处山峦下,郎木寺镇很美。屋顶是让人开朗的红色,而明亮的黄色拢住了整个房身。能看见远处人家屋顶上冒出的青烟、一些楼房旁边的小阁楼。这山峦间看起来窄小的空间里,却以各种转折错落的走向互相切近。山峦,一片片的房屋,搭配亮丽的屋体颜色,撞击着人的视觉。这是这个小小地方奇迹的展现。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依然看见河水中到处丢弃的垃圾、屋顶随意扯出的电线、坍塌却无人收拾的院墙。更影响情绪的,还有雨中穿梭的当地小女孩,十来岁的样子,用不太地道的汉语拉着客,或拉客去住店,或拉客去吃饭。
     所有的憧憬,所有的期待,在到这个镇上五分钟后便又清浅流走。加上大雨,加上寒冷,我是真的失望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但是,或只一瞥,你就会又绕开那些不足,发现郎木寺的非比寻常。
     甘南所有的寺庙,总在不经意中展现其整齐划一的高贵,郎木寺也不例外。仅凭这金黄的寺门,就几乎遮住了整个阴沉的天。不得不服,郎木寺让中外游客慕名而来真是情有可原。
     邋遢的穿着,缓行的灰色,在神圣的佛的信仰面前都渺小得像蚂蚁之于参天大树,不足一提。佛,已经给了参者足够的安全和爱,他们似乎从未觉得自己缺失了什么。
     或,这所有的贸然闯入者,才是那些不足的罪魁祸首。
     日复一日的外来喧嚣和金钱诱惑,使这些不足不受控制地上扬。
     没有人有资格质问他们什么,郎木寺也不需要给外人解释什么。佛每天都在他们身边,金黄色、暖暖的、厚实的感觉已包裹住了他们的身心。
     当那个拉客的小姑娘再次怯怯地走向我的时候,我有点仓皇地转开了视线。
     我觉得她心上其实坐了一朵花,一朵我不能理解的,邋遢,安静,随意,自得其乐的花。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里实在具备许多比庄严更庄严的特质。它不会因为任何的不足而显得平庸,是因为无数佛徒不惜一切地爱惜,保护着它。
     雨水将绛红的寺院打得更加庄重,隔着雨帘,看见很多信徒从里面走出来,穿着红色的喇嘛长袍,没有气氛,专注的脸上就是气氛。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不知为何,看到这些经幡总感觉很踏实,很安宁,似乎琐碎的生活也只是一念间而已。它在空中摇曳着,平复着人的情绪。
     一路走来,每处都有彩色的风马旗,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看似无序,却极有秩序地被固定在门廊,树枝,绳索上,似无数命脉飘荡摇曳在大地与苍穹之间。
     当载着愿望的风马旗让风吹送而来,虔诚的藏人知道他们的祈祷已得到周围神灵的福佑。
 
     我闭上眼睛,收起内心的爱与怨,欣喜与忧伤。风马婆娑,内心所有的沸腾真的平复了下来。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出发前想着一定要上郎木寺的天葬台和格尔底寺的,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雨水与泥泞扰了多数人的心情,大家一致催促着赶路。
     我发现从我踏上郎木寺到现在一直都没问天葬台的具体方位。对于无法成行的,总喜欢留着想象,我必须亲自到达那儿,想象才会戛然止住。如此,我与天葬台,与格尔底寺,在远处山峦浓浓的雾气里,就那么僵持着吧。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快要坐上班车的时候,发现头顶的这个飞物,不知是不是从天葬台飞来的神鹰,这些把走完生命之路的人的肉体带到天堂的鹰在藏民的眼里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没有恐惧和不确定。
     它只是藏人踱灵魂的神物,肉体被鹰隼叼走脱离身体的一刻,好像得意的不是鹰隼而是无定的游魂。他们认定,逝去的已经重生,今生,肉体只是累赘,会阻碍灵魂走向佛光。他们用一辈子的虔诚换来来生的修成正果。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车开始驶出郎木寺,雨还在下。
     就在我眼迈出车外的当口,瞧见了网上赫赫有名的丽莎餐厅。正遗憾着,走不了几步,车上有几个人恰恰需要下车买吃的,需停一会。
     我飞快地跑下车,顾不得脚下的污泥,三脚并作两脚地跑向丽莎餐厅。瞅见身后同车的母女两丫头嘀咕着要吃快餐,拉着她们就进了丽莎。
     或因为下雨缘故,里面很是安静,除了两个藏民在一角用餐外再无顾客。那丫头要吃汉堡,却是没有,母亲拉起失望的女儿说再找找吧,去了街对面的一个小超市。
     要了一份甜点,问几分钟能好,餐厅柜台内内一个年轻的女孩答很快。想要咖啡,一杯65,太贵,算了。
     丽莎的墙壁满是纸片涂鸦,一面墙上贴着许多形色的纸币,似乎有一些叫做艺术的气息的。
     但其简单程度还是离我预想的差很多,倒极附了郎木寺整体的感觉了——随意而涣散。
     或有些东西藏于深处,无一例外地需要被发现,一个瞬间,我又能探到多少止于唇齿的清香呢?
     几分钟过后,要的东西还没好。远见同车的人陆续都上车了,已经没时间吃我的甜点了,甚至等的时间都没了。
     指着外面,很不好意思地说,必须走了,我的甜点。
     那年轻的女孩倒也明白,说,算了,你走吧。

     回到车上发现脚上那双耐克鞋早已成了泥团了。
     这一次,我没回头,只是扬起手臂冲着慢慢倒退的郎木寺,说了声再见。
     嗯,郎木寺,下次见!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